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良颜】Lie in Believe(现代au/丧病悬疑)4


当你疯狂地喜欢一个人,见到他,心里就像有千万只蝴蝶扑闪,没见到,又恨不得满世界都是他的影子。所以有人说,恋爱大约跟发烧类似。那异地恋呢?恐怕是种更为激烈持久的病,症状大致表现为——常年高烧不退药石罔效水米不进精神萎靡。而且经常病来如山倒,全凭一口气吊着——想见他想见他想见他只要能见他速死都行!

 

临别前张良听人说,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张良说,哼哼不怕,电话可传情,企鹅来视频。*可是当张良真的离开了有他的生活,漂洋过海横越亚欧大陆,来到遥远的异国,才明白相隔的不止是距离,还有时间,气候,情境。

 

夜深人静的时候,拖着疲惫的身子平躺到床上,揉搓昏沉的眼皮,掏出手机,郑重敲下一串早已默记于心的数字,却在手指即将碰到拨出键的一瞬顿住。心中默算着时差,终于点了取消,编辑出一条活泼的早安问候,发送。

 

晚安,寂寥随着手机屏幕的白光一起熄灭了。

晚安,想念是陷入沉睡前心底反复念叨的名字。

 

信风迢递千里,将惦念带到你周围了吗?

洋流几度辗转,把温暖递到你身边了吗?

天气预报说你那边又下雨了……

 

过分克制的感情令人变得矫情。倘若能不矫情谁又愿意矫情呢?

 

多希望你在啊。多希望,随时随地都能见到你。要是身边的每个人都是你该多好,一起吃饭的人是你,一起工作的人是你,睡前道别的最后一个人是你,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还是你。

 

张良觉得这几年算是久病成习了。

 

……

 

要是身边的每个人都是你该多好啊。

要是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你该多好啊。

 

张良被这个曾在脑中闪过无数次的想法吓到了。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物事皆空,实为心瘴。*

 

陷在这个怪梦中难道是因为自己心中曾冒出过那种奇怪的念头?那种想要时时刻刻见到颜路的愿望。而梦,恰恰是愿望的满足。只不过在放到自己身上,竟是以这种奇诡的方式呈现……

 

因为现实中想要他,所以梦里梦见他。因为现实中见不到他,所以梦里到处都能遇见他。因为现实中办不到常常陪他,所以梦中的他……梦中那些颜路,全都不认识自己……吗?

 

张良忽然想到西格蒙·弗洛伊德说过的一句话:每个梦都起源于一种力量(欲望),但又受到了第二种力量(意识)的防御和抵制。*

 

张良试图克制失控的情感,竭力用理性思维去分析现今面临的困局。

 

如果是梦,该要怎么清醒?如果不是梦……接连遭遇的怪事又如何解释?是自己得了什么怪病吗?人脸认知障碍症之类的……

 

说到认知障碍,一件陈年旧事忽然跳入张良脑中。

 

那是很久之前还在学校的时候,他还是S大外语学院的学生。那晚他一个人猫在自修室,正苦大仇深地啃着一本《联合国宪章》,包里还塞着刚借来的《全球通史》和《大国政治的悲剧》。后来颜路端着杯茶走进来,轻轻扣了扣桌面,随即被他一把扑住大倒苦水。听完张良委屈十足的吐槽,颜路第一百次心软,没开口批评他读书欠积极,时间分配不合理。为了帮张良换换思路,颜路讲了一个离奇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P博士是位世界顶尖音乐家,可是他脑子里长了一颗肿瘤,压迫到大脑负责脸孔认知功能的“梭状回”区域,致使他无法顺利识别人的面孔。随着病情加重,他常常会对着邮筒亲切交谈,和蔼地拍拍消防栓的“肩膀”,甚至经常抓住妻子的头,想要把她的头“戴到”自己脑袋上——因为在P博士眼里,妻子的头被认作了自己的帽子……*

 

后来颜路告诉他,那个故事并非杜撰,而是改编自一位视觉识别障碍症患者的真实经历,作者是患者的主治医生。而脑神经失序,正好是颜路那段时间学习研究的专业方向。

 

张良后来忙于应付考试,没再去细看那位作者的小说,这件事也就慢慢淡出了他的记忆。可那个故事,却恰恰与目前的经历类似,细细想去甚至感觉脊背发凉。张良开始怀疑自己的健康状况,也许真应该去医院做个检查……

 

张良边走边思考着各种可能性,也许是潜意识作祟,他沿着街道朝一所大学校园走去,抬眼细看,才发觉自己竟站在S大老校区的门口。这里是他读了四年书的地方,这也是他第一次遇见颜路的地方,毫不夸张地说,这里的每一栋教学楼、每一条林荫路、每一棵花草树木都保存着属于他们的记忆。

 

张良飞速转动的思维有一瞬的停滞。

 

偷偷逃掉晚自习,飞奔到从图书馆捞起师兄,骑单车一路跑到离校区不算远的休闲商业街附近,说说笑笑吃过夜宵,并排推着自行车沿街边散步,从繁华街区慢慢走回安静的校园,一切都那么自然……

 

于是再一次,自然而然地走回到这里,体内的每颗细胞都像有记忆,四肢不需经由大脑发出命令,就已经朝着它们期盼的方向行动了。

 

校门口的保安都不在,应该在操场巡逻,准确地说是去轰人了,这个点儿操场里边全是恩恩爱爱的小情侣,总要腻歪到关门前最后一刻才肯走。传达室里好像只有那个看门大叔,张良回想了一下大叔的样子,他应该还认得出自己吧,好歹也是当年校园里叱咤风云,呃,为非作歹的头号人物。可是……张良随后意识到对方此刻应该是颜路的模样,最终还是选了避免碰面,直接从校门旁边的栅栏翻进去。

 

大操场果然已经被清空了,张良顺着一条鲜为人知的小路绕到操场后边,从一道小门上爬了进去。

 

-----------------------------

附注:

*“电话可传情,企鹅来视频。”出自知乎用户鬼木知,有改动。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物事皆空,实为心瘴。”出自佛教经典《无常经》,有改动。原文如下:“世事无相,相由心生。可见之物,实为非物。可感之事,实为非事。物事皆空,实为心瘴。俗人之心,处处皆狱。唯有化世,堪为无我。我即为世,世即为我。”

*“每个梦都起源于一种力量(欲望),但又受到了第二种力量(意识)的防御和抵制。”出自《梦的解析》,作者:弗洛伊德,精神病学家、心理学家。

*此故事源自小说《错把太太当帽子的人》。作者:神经病学专家、科学家、作家奥利弗·萨克斯。


【待续】


这文,真的真的不是报社向(¬_¬) 个人感觉还挺暖的,如果看到最后。脑洞最初的灵感来自薛之谦的一首歌:

《几个你》http://player.kuwo.cn/webmusic/play?mid=MUSIC_1240706

评论
热度 ( 7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