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良颜】Lie in Believe(现代au/丧病悬疑)2


张良跌坐在地上,死死抱着头,身子在轻微发抖,他拼命想把奇怪的画面从脑袋里踢出去。


为什么刚刚看到的每个人都是颜路的样子?


——领着孩子的中年大叔穿着一身烟灰色休闲服,一手拎着超市购物袋,一手牵着儿子,看上去十分有居家好爸爸的风范。一张风霜浅画的脸,除却岁月的痕迹,竟与颜路别无二致,看向张良时,神情中那种略带温柔的严肃更与颜路如出一辙。


——捧着爆米花的几个小男孩,年纪小的大概七八岁,年纪稍长的看起来也不过初中生模样,可当他们齐刷刷地看望过来,张良几乎一下就认出他们是少年时期的颜路,且不说张良本就偷看过他以前的照片,单凭他们眉眼间的高度相似就足以判定。


——而那个戴眼镜的小青年,活脱脱就是大学时代的颜路。细格纹淡色衬衫,袖角、领边的纽扣一丝不苟地扣着。款式简洁的双肩包,侧袋里习惯竖着一瓶矿泉水。张良几乎可以想象,自己三步并作两步地赶上他,规规矩矩喊了声师兄,又毫不客气地抽走他的矿泉水喝了起来——那些遥远却再熟悉不过的场景。


他们到底是谁?自己究竟在什么鬼地方?这绝对是场噩梦!


张良使劲捶了捶脑袋,正准备站起身先离开这个诡异的电影院,只听头顶传来关切的声音——


“小伙子,你没事儿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张良刚刚才回归的一点理智几乎在瞬间崩断。这个声音……除了颜路还能是谁?可他绝对不是颜路,又来一个冒牌货!


张良一点也不想抬头去看那个人,双手狠狠拦在胸前抱紧双臂,手心里全是冷汗。


可对方却极为耐心地近前,在他面前蹲下来,轻拍了拍他的肩,“还好吗?要不要我帮你联系家里人……”


这梦也太过真实了吧。


张良再也承受不住这种近在咫尺的关心,终于把埋在怀里的脸稍稍侧转,看向对方。对方是个中年男人,穿着深蓝色保洁服,戴着白色清洁手套,一只手脱了手套,极为小心地搭在自己肩头。


“我没事,谢谢……”张良终于压下想要大叫和逃跑的冲动,艰难地说道。对上这样一双温柔的眼睛,他是无论如何也没法恶语相向厉声逼问的,更别说抓住他痛打一顿,质问他为什么伪装成自己师兄。


“确定没事?我是负责清场的保洁,”对方耐心地解释道,指了指搁在不远处的扫帚簸箕,“看见你坐在地上一直捂着头,不太放心所以……”


“谢谢,我只是低血糖犯了,需要休息一下。”张良扯了嘴角露出微笑,神色中流露出显而易见的过分礼貌。张良心里十分抗拒接触这些“可怕”的“颜路”,准确地说,他觉得那是一种变相的不忠——他害怕自己会情不自禁,对披着颜路皮囊的人产生好感,哪怕只是一丁点。


张良撑着地板站起身,全程用一种“我可以我能行”的表情看着他,客气地避免了他施以援手。


“给。”对方飞快从裤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塞进张良手里。


张良刚想拒绝,对方已经快步走开,提起清洁工具继续打扫起来。张良呆呆地看着躺在手心的一块糖,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果决的判断。因为这块糖,恰巧是自己大学时期最喜欢的牌子和口味。


走到放映厅门口时,张良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保洁员,对方仍在低头清扫,并没有任何异常举动。张良在心中默念了一声多谢,带着三分惊魂未定七分大惑不解,转身离开了。


外边刚擦黑,天色灰蒙蒙的,似乎要下雨。这个点儿正值交通拥堵的高峰期,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片汽鸣人声交叠的嘈杂之中。


张良站在大马路上,茫然若失。来往的车辆频繁地行进、停止。霓虹灯和广告牌的彩光反复闪烁、汇聚。有人不断朝他走来,视线的焦点却从不落在他脸上。有人同他擦身而过,牵动夏夜里温热的空气。有人骑助力车穿越人行道对他鸣笛,示意他闪躲。有人低头玩着手机不小心撞到他,发出低声抱歉。有人热情地向他递来餐馆的小广告,问他是否吃过晚饭了……


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颜路的样貌,不止在电影院里,整座城市里的每个人都长着颜路的脸。这是座只有颜路一个人的城市,不,这是座只有张良一个人的城市!


张良感到越来越害怕。即便没出放映厅时,他就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场面,可真正亲历才明白,很多事不是做了心里准备就足以克服恐惧冷静对待。


“嘀嘀——哎你走路当心点啊!怎么听不见铃……”


张良被擦身而过的自行车晃了一下,眼见就要栽进道路一侧的花坛里,他忽然感觉有人拉住了自己的胳膊。


“小伙子,小心点儿哪。”拉住他的是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大爷,老大爷手里拿着一柄蒲扇,提着一袋热腾腾香喷喷的馒头。


张良愣了几秒,方才回过神来连连道谢,说话时眼睛始终不离对方,来来回回将老大爷打量了好几遍。


原来师兄老了以后是这样的。张良望着老大爷远去的方向,久久凝神,直到那个略显伛偻的背影隐没在小巷拐角。


张良开始漫无目的地行走,带着不断膨胀的好奇心和隐隐的恐惧。他想知道更多有关颜路的东西,在自己已然缺席和尚未到场的岁月里,颜路是什么样子。即便只是样貌也好,张良忽然意识到自己竟许久不曾好好看过颜路了。因为总是聚少离多吧。


很快,张良发现自己并不满足。


当商铺老板微笑着对他说出欢迎光临,当超市小哥热切地向他推销新款饮料,当收银员贴心地将找回的零钱递到他手里,当地铁安检员握着检测仪轻轻擦过他的胳膊,当乘客挤满整节车厢颈间交换着彼此温热的呼吸,当张良一次又一次从他们的世界路过、借过、错过——张良知道自己的理智正一点点崩塌。


因为体会过那种刻骨铭心的缠绵,所以无法接受这种恰如其分的温柔。因为习惯了那种毫不疏离的亲密,所以无法容忍这种清淡客气的礼貌。因为曾与他共枕而眠,曾对他朝思暮想,所以强烈抗拒他以陌生人的姿态出现。


在这个世界里,颜路有一千种一万种和张良没有交点的人生——张良却贪心地、发了疯地想要找到那唯一一种,有自己参与的人生。



【待续】


-------------------------


【小剧场】


良:师兄师兄你咋了!你去哪儿啊?

颜:噫,你哪位?【懵】

良:【抬头看见一群颜路】WTF你们哪位?!!

众颜 :……【盯】

良:我是不是瞎了!【抱头痛哭】

颜:给。【伸手递糖无辜脸】

良:(´ฅωฅ`)【竟想用糖收买我哼!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