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非斯】中秋贺文 


 

三秋之半,八月十五,正值江清月满,枫红橘黄时,自是人间佳节。宜设宴雅集,尝莼美鲈鲜,藕嫩蟹肥。宜抚弦亭中,琴笛相和。宜对饮月下,慢酌细斟。宜邀佳人兰舟泛夜,并赏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江畔桂下,有人临风把盏。月移花影,风过,一地香雪。

 

韩非轻晃手中酒樽,又凑近些许,诱惑道:“此酒醇柔,余香绵长,更有舒筋活络益气健脾补肾壮阳之美效,斯当真不再饮一些了?”

 

“师兄明知……斯一向不善饮酒,三杯即醉。若是再饮,恐怕待会儿……要令师兄看笑话了。”李斯面色微赧,虽出言推拒,却仍伸手去接他递来的酒樽,到底不愿拂了对方的兴致。

 

韩非垂眸一笑,转而捏住他伸出的指尖,端着酒樽的手稍稍错开,又一寸寸靠近,终是抵上他唇角。

 

“这酒,须得浅酌慢饮才好。”韩非徐徐倾樽,令清洌的酒液一点点润湿他唇瓣。韩非凝着他微垂的双眸,目光于他眼角一抹红霞处逡巡不舍,玩味地说道:“桂者,秋之美人也。虽无春花娇媚,却胜在清冷。似霁月,似霜玉,全无半点浮艳,最是耐看。”

 

李斯岂会不知他话中有话,只是不敢多想,更遑论点破。有些心思即便两相通透,却终归是只可残念,不可言说。

 

他就着韩非的手饮尽酒,轻咳一声,推了推空樽,欲欠身向侧避开对方灼热的目光,下颌却被扣住,力道极轻,只不过二人眼下的姿势过分暧昧。

 

“师兄……”李斯正欲说什么,却又止住话头。温热的指腹沿着脖颈下滑,抹去一道极细的酒痕。

 

“早说了要慢些饮,你看你呀……”韩非收回手,沉声嗔道,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黯淡。

 

李斯并未答话,只低头盯着脚下的淡色花瓣,脑中似又划过韩非方才说过的话。

 

清清冷冷的,何止月桂,何止性情,就连二人间这份密不可宣的情意,亦如此——清薄、寡淡、朦胧,却又……耐人寻味得很。

 

韩非一樽接一樽地饮着桂花酒,唇畔含笑,眼角却藏了薄愁。

 

李斯回过神,见他顷刻间已自斟自饮了数杯,思及他身体,赶忙按住他劝阻,“师兄少喝些,伤身。”

 

韩非一挥袖摆,笑着抢回酒樽,“嗳……辜负美人空樽对月,岂非人生两大憾事。”

 

李斯趁势端走案上的酒壶,刚想将余下的酒喝光以免对方又来抢夺,才发现壶中酒已是一滴未剩。

 

韩非其实一直偷眼瞧着他,此时故意吸啜出声,得意道:“啧,真是好酒!”

 

李斯无奈地摇摇头,“师兄若是偏好此酒,可加冰糖、蜂蜜、枸杞,烹沸。入口会更绵甜,且不易醉。”

 

“斯准备何时煮酒给我喝?”

 

“明年此时,可好?”

 

“啊?还要等那么久呀。”

 

“那就、明日。”

 

……

 

今夕何夕,共此瑶光。

 

二人并未饮多少,却大醉不识归路,兴许醉人的不是桂花酒,而是江风月色。

 

索性迷途不返,长聊彻晓。

 

薄暮时分,但闻女子泛舟江上,浅吟清曲。歌曰:德音莫违,及尔同死。

 

……

 

月色毫不吝啬,不管茅店还是宫墙,都细细洒了一怀月光清泠。

 

桂花几日前方开,正是暗香浓郁时,李斯自斟了半盏甜酿,还未盛满便搁了壶,独借着月光端详一树桂华。

 

风静尘香,丹朱明黄。

 

李斯隐隐还记得,当年韩非和自己,似也是这般,月下酌酒酿,桂前嗅暗香。

 

隐约又觉得有些记不明晰了,看着惨白月光却又觉得那紫衣公子还在身边,正举了樽,笑得暧昧不清。

 

李斯蓦地偏过身,想看看身边,是否还有一人身影。身子触到冰冷的几案,方才惊觉身旁除了那半樽桂花酿,哪有当年那人的俊秀笑颜。

 

李斯黯然,回过身端了酒盏,桂花酿在夜幕下看不清色泽,只嗅得几丝甘甜。月光洒在酒上,绰约映出身后几抹扶疏桂影。

 

一樽酒斟满,李斯仰首饮尽。

 

依稀还是桂花甜酿,入喉都还是馨甜的蜜味;抬头时杯间瞥见头顶也照旧是一轮满月未变。

 

只是再也没人会笑着,抬手再替自己斟上一樽酒了。

 

月是最无情,照得几人离。

 

------------------------------------

 

昨风一吹无人会,今夜清光似往年。

情不我待,若能共当满月,请勇敢地拥住身畔之人。

 



祝各位中秋快乐!
最后来一发安利,欢迎来非斯吧玩耍:
http://tieba.baidu.com/f?kw=%E9%9D%9E%E6%96%AF

(这篇是我和落梅一起写的联文,不妨猜猜哪些是我写的嘿嘿~

评论 ( 8 )
热度 ( 14 )
  1.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子皙 转载了此图片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