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今天一醒就拿到挂画了,来两首写给公子的小诗。虐…


无题

一剪残烛一叶舟,一弯冷月一塘秋。
一袭紫衣一风流,一腔孤愤一樽酒。
一笔青史一身恨,一世公子一介囚。



彻醉吟

对东风,樽莫停。
乐台兰弦动,舞殿紫袖萦。
隔座邀酌白头郎,衔觞漫撩青衣生。
浮沉身,薄幸名。
笑彻南塘月,饮破北山星。
狂歌长吟自洒拓,把酒临风任盏倾。
环佩解,玉冠扔。
醉杀江山色,寥忆峥嵘梦。
元是人间风流客,问君何事泪纵横?

-----------------------------------
然后尝试着赏析第二首。
先简单科普一下诗体。“三五七言”是指一首诗杂用三、五、七言,突破旧诗体齐平的桎梏,很适合唱和吟诵于席间,颇具恣意即兴之美感。“古无此体,自太白始。”这种诗体算是李白首创的。

前三联总写酒席间的情形:弄玉抚琴,紫女献舞,公子举杯邀酌卫庄兄,边呷着美酒边拿子房打趣(某非显然又开启了调戏模式)。

中间三联承上节,写众人愈饮愈烈。世事浮沉难以堪破,与其耽于忧虑,不若金樽对月,倾盏尽欢,纵是落得个风流薄幸之名又何如?彻饮大笑,与这份快意洒拓相较,星月倒显得黯淡了。
.
末三联转折,公子彻醉后开始解衣拆冠,可以恣意妄为,因为“眼前一笑皆知己,座上全无碍目人。”(这句出自林语堂先生)。狂性难收,几乎令江山失色。然而醉极心里却又生出一丝难过,想到壮志未酬,国家颓靡积弱已久只得沦为他国俎上鱼肉……笑着笑着又哭了出来。

最后一句,容易联想到一些东西。《滕王阁序》中有“孟尝高洁,空余报国之志;阮籍猖狂,岂效穷途之哭?” “穷途之哭”这个典故用在公子身上虽然有点过于消极,但的确能把他那种压抑在心底最深处的悲伤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说到这个就不得不提“燕市悲歌”,喜欢荆轲、高渐离的小伙伴应该对这个故事很熟悉。《史记·刺客列传》:“荆轲既至燕,爱燕之狗屠及善击筑者高渐离。荆轲嗜酒,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于燕市,酒酣以往,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者。” 到底为什么会笑着笑着就哭了出来……唉。

最后拿两首句诗词作衬:

李白的“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

东坡的“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某些方面来说,这两位的气质跟公子相似,但又有太多不同。实在逼急了他们真可以抛却凡尘俗事,做个山野江海客。

但韩非恐怕永远不能,因为他是韩国公子,这是他永远挣不脱的命运。只可殉国,不可弃国。

非,求慢点便当●﹏● 

评论
热度 ( 17 )
  1. 用什么暖你一千岁子皙 转载了此图片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