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山见水,不如见你。


秦时卫聂 | 良颜 | 非斯
史同平良 | 元白 | 嵇阮
欢迎勾搭 别打我的假考据hhh
Nothing but storytelling.

【卫聂】血颂(3)吸血鬼梗/丧病悬疑

夜雨淋湿了巴黎,给整座城市的灯光洒上一层迷濛雾影。如此柔情的夜色里,似乎极为适合艳遇。

 

3. White night

街角小酒吧的二楼阳台上,一对男女正谈论着什么。窗沿上摆成一排鸢尾花沾染雨水开得更盛,散发出极为清淡的香气。

 

“盖聂先生该不会是专程来找我的吧?”红衣女子偏头看向一旁高大的男人。

 

“不是。”盖聂如实作答。

 

红衣女子饶有兴致地把玩着手里一缕卷发,艳丽的唇微微扬起,露出了然般的笑意,“那就是来找他的了?”

 

“……是作为中间人,来这里打探一些消息。”盖聂顿了顿,似乎在思考某些事情。他所在的这家小酒馆实际上是巴黎吸血鬼聚集地点之一,在这里总能从不同的吸血鬼口中了解到某些事情。“赤练小姐最近有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关于‘十三血宿’重返世间的谣言……”

 

“你自己都说了是谣言。”赤练嘲讽般冷哼了一声,“中间人?说难听点儿就是堕落到跟人类、狼人、血猎、甚至是一些杂种成天厮混——简直是血族的耻辱。你不这么认为吗?”

 

盖聂抿了抿唇,不卑不亢地回应,“中间人为了平衡维系各个族群而存在,调和无意义的争执、避免不必要的战斗,这不止是圣战时期的产物,更是时代发展的必然。”

 

“各族之间的矛盾根深蒂固,冰冻三尺绝非一日之寒。他曾说过,有时候调和本身就是一种矛盾不断累积的过程。况且,纵容这样一个中间组织执行管束,几乎就等同于宣布它的权利凌驾于各族之上……”赤练将手臂搭在窗沿上,轻轻拨弄着一株鸢尾,“他说的没错,你太过理想主义了。”

 

“有些梦想虽然遥不可及,但不是不可能实现。”盖聂抬头望着雨雾后的一点月色,缓缓阖上双眼。

 

“这就是你放弃一切的理由?为了一个自己都不确定能否实现的梦。”赤练忽然笑了起来,笑声极为讽刺,却又仿佛带着些许悲怜,“放弃你在血族中的高贵身份,放弃你的创造者,放弃你们的家……将他一个人丢在路易斯安那。欧洲的吸血鬼生活如何?这个肮脏的旧世界是否让你感到满意?”

 

盖聂沉默不语,低头看着窗沿上那排鸢尾花出神。这些花并不是蓝紫色的,而是十分稀有的金色。

 

“……他还是很恨我吧。”良久,盖聂忽然抬眸。

 

“呵,他恨不得杀了你。”赤练无奈地摇头。那个人恨不得杀了这个负心汉,喝他的血,扒他的皮,吃他的肉,把他装进肚里,看他还能往哪儿跑……

 

盖聂几不可察地皱起眉,“那我还是不要和他碰面比较好。”盖聂按上自己心口的位置,低语道:“他重生了对吗……我感受到了。”最近体内的血液经常出现波动,似乎在回应某种感召——它们的旧主回来了。

 

“这是你和他割舍不断的联系,血之盟契。”赤练转身朝回走,火红的裙摆在风中摇曳,黑皮靴有节奏地叩击着地板。走到门口她忽然妩媚地回身,朝盖聂作出一个邀约的手势,“不来尝尝新鲜的血液么?可不像你刚刚那杯,‘血液淀剂’冲泡出来的低劣玩意,满嘴都是人造味儿。”

 

“不了,多谢你的美意。”盖聂略一颔首,礼貌地回应。

 

“还真是腐朽。”赤练白了他一眼,转身进了酒馆。

 

离开之前,盖聂的目光久久停留在那排金色鸢尾花上,“你到底……怎么样了。”

 

金色鸢尾,法兰西王朝的标志,象征着光明与自由,又被称作“路易之花”。

 

……

 



 

抵达时,战斗双方已经完全失去理智。战神广场东南角的树林里,几十名血族和狼人正激烈厮打,地上不仅有血污,还散落着一些断臂残肢。空气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大部分来自狼人和某些刚被转换的血族新生儿。不,还有……血猎和半狼人。这意味着,中间人也受到了猛烈袭击,恐怕伤亡惨重。

 

这场冲突究竟因何而起?参加战斗的新生儿属于血族密党、魔党,还是中立派?选在战神广场是出于精心安排还是纯粹的巧合?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盖聂抬头看了一眼飘着细雨的天空,不是月圆之夜,狼人的战斗力没法达不到巅峰,那么阻止事态进一步扩大的关键应该就在于制服这些新生儿——这群被兽性和原始欲望驱使,以致于彻底失控的孩子们。

 

没时间思考这些了,他意识到继续纵容这场战斗进行最终的结果一定会无比惨烈,于是立刻投入激战。

 

年长的血族虽然不像新生儿那样拥有可怕的毁坏力和本能的战斗欲,但在作战能力和经验上却远胜过他们。

 

新生儿的身手和速度显然无法同他相较,很快,战斗最激烈的区域已经被他破开一道口子,他甩在身后的血族和狼人或被折断双肩一时难以恢复,或被划穿脖颈鲜血横流,还有的则直接被扔出战斗区域……他最擅长之事莫过于抓住对手弱点并充分利用其弱点造成伤害,以最快最有效的方式发出强有力的震慑,以达到压制交战双方的效果。

 

他已然来到最中心的地方,只见几名体魄强壮的狼人正同五六名新生儿撕打,双方身上早已布满抓痕、血洞,然而彼此却丝毫没有要妥协的意思,反倒愈战愈猛。

 

“我以巴黎中间人组织领导者的身份劝导各位,请立即停止战斗!”他清楚眼下形势不好应对,将他们一个个拉开显然已经不现实,但如果直接出手使用自己的最高能力对付他们,恐怕将会造成难以估量的伤亡。


战斗双方无动于衷,仍专注于疯狂杀戮和毁灭性的对峙。

 

“少他妈来多管闲事!”一名杀红了眼的新生儿十分不看惯搅局者的到来,大骂一声就朝他扑过来,锋锐的獠牙在暗夜里闪着骇人冷光,利爪眼见就要扒上他后肩却又扑了个空。

 

盖聂无视对方的挑衅,身形一闪躲过袭击转而一脚踹上他后腰,又扭住他脖子猛撕开一道血红的裂口,方才还嚣张跋扈的小子已然摔跌在地,死死按住自己喷血的伤口。

 

战斗并没有因为此处发生的情况而终止:狼人怒吼着举起铁爪扑咬血族,充分发挥其力量和体能优势疯狂纠缠,血族则回敬以獠牙,凭借敏捷的身手和灵活的头脑将对方次次耍弄……

 

这仿佛是一场无休无止的厮杀,他们将会激战直到最后一人倒下,直到流干最后一滴鲜血。

 

中间人守则最后一条:当战斗已发展至不可避免的地步并逐步扩大化,中间人不得参与战斗。此种情况的出现意味着调和行动以失败告终,中间人应立即离开保存实力、等待时机的出现。

 

盖聂默背着中间人守则,却从怀中慢慢取出了一样通体金黑的东西。那是一盏灯,一盏能够洞穿血族灵魂的鬼灯。

 

一缕蓝幽幽的火焰被点燃,金黑灯身上刻着的古老咒语缓缓道出,夹杂其中的除了金属摩擦的尖锐声响,还有诡谲凄厉的惨叫——

 

幽冷的蓝光笼住整片树林,继而穿破云层直指夜空,将一轮新月映得惨白。血族新生儿和来不及防御的年长者无一不抱头跪伏,上古血族遗留的圣器极少现世,一旦出现就意味着绝对服从,绝对不可忤逆,否则等待血族的只会是接连不断的灾祸。

 

盖聂双目紧闭,手中死死握着鬼灯,将自身灵力慢慢注入其中,让自己的精神意志与其融为一体。

 

“吾愿以血祭奠上古之灵,以魂平杀,以血止战,神明不灭,佑我族类。”

 

夜空骤然被一道血红的闪电撕破,一声惊雷随即炸响,林中的血族于转瞬间消失不见。

 

大雨倾灌下来,狠狠砸击地面,留在原地的狼族惊愕地盯着这位拥有可怕灵力的不朽者,无一敢轻举妄动。就算是密党中最精通魔法的吉密魑族领主也未必能做到“破天”,而这个中间人却做到了……这是血族堕落的标志,还是血族势必迎来革命的先兆?

 

“走……”狼族为首的一人突然回头吼道:“今晚发生的事谁也不许说出去!”

 

“多谢……”盖聂朝对方略一点头,“离开请便。”

 

战神广场恢复了安静,不远处铁塔的金色灯光将地面照亮,满地的血污、残肢和打斗痕迹,还有空气中凝聚不散的血味……盖聂有些难受,看向手中闪着点点蓝光的鬼灯不觉深深一叹。正准备将自己的灵力抽回,却发现灵力已被鬼灯死死攀绞住,根本无法撤出……如果继续维持这种状态,恐怕自己最终将会被鬼灯抽空。

 

他勉强聚起体内剩余的灵力与之相抗,却依旧只能延缓灵力流失的速度,不能从根源上切断自己与鬼灯的联系。

 

除非此时还有第三方灵力可以助自己扳回局势……盖聂忽然想到了什么:如果咬破手腕让鲜血喷涌,自行给身体施加一个外力,让自身变得亟需灵力补给,是否就能争得过这盏灯……?

 

或许是个好方法,值得一试。盖聂拿定主意,正准备一口咬破手腕,却被人从身后死死抱住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蠢。”

 

熟悉的口气,陌生的声音,这个怀抱是……盖聂霎时呆住了。

 

“快张嘴,你又在犯什么愣!”

 

身后传来极为不耐烦的怒骂,一只血淋淋的手腕已经抵在自己唇边,盖聂想也没想就吻住了那道伤口。

 

温热的血涌入口中,竟像蜂蜜般甘醇,一寸寸抚过喉咙,又漫散到身体各处,好似情人柔情的唇,吻遍了自己全身……

 

这念头刚冒出来就惊得他一激灵,原来自己竟是这样想的么……这难道是自己身体最本能的想法么……

 

疾风骤雨打下来,他忽觉得灵台一片清明。

 

“你还在等什么?!”

 

耳边果然又响起怒意满满的抱怨,他试着再次凝聚力量斩断自己和鬼灯的维系,这次胜利的天平果然倒向了自己。鬼灯啪的一声脱手而飞,摔落在草地上,与此同时,自己的身体也骤然脱力、瘫软欲坠。

 

“真是麻烦!”

 

身后的人尽管骂骂咧咧,却还是将他揽在怀里,双臂也慢慢收紧。一阵难敌的疲惫袭来,盖聂安心地阖上眼,唇角浮出一丝极浅的笑容。

 

“喂,你现在住哪儿啊!”

 

“天快亮了!我该把你送到哪儿去啊?”

 

“快醒醒!别给我装死!你真是……”

 

“……我想你。”

 

【待续】 

 

--------------------------------

猜猜最后一句是谁说的😋~ 

介绍一下这一节提到的金色鸢尾。传说金色鸢尾是上帝送给路易十四的第一份礼物,所以金色鸢尾又被称为“路易之花”,是法兰西王朝的标志和徽章图案。鸢尾还是法国国花、巴黎市花,鸢尾还是调制香水的原料哟,鸢尾精油比麝香、玫瑰精油什么的还要贵,味道比较个别。

某庄在小酒馆阳台上栽满金色鸢尾,除了是在跟某聂偷偷表白之外,也是在讽刺他(这个死傲娇!说句我爱你都要再带上个but

评论 ( 1 )
热度 ( 4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