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山见水,不如见你。

【卫聂】血颂(2)吸血鬼梗/丧病悬疑

上帝杀生,我们也杀生;他夺走人类的性命,无论贫富老幼;我们也一样。没有人比我们更像上帝。我们是邪恶的天使,享受着永生不死的充实与孤独。万千生灵中,唯有我们能够以超然的目光洞悉人类生命的全貌,优雅地欣赏死亡之美……

 

2. I'll make you immortal

十七世纪初,海上地位受到冲击的法国开始进一步殖民扩张,将触手伸向美洲新大陆。十七世纪末,法国贵族拉萨尔划船行至密西西比河,首称整个密西西比河流域为法国所有,并赐名“路易斯安那”,以纪念法兰西波旁王朝最伟大的国君路易十四。

 

十八世纪末,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人民攻占巴士底狱,并将法兰西波旁王朝复辟前最后一任国王路易十六处死于巴黎革命广场,而斩首所用的断头台正是先前他自己设计制造的。

 

……

 

新奥尔良,这座路易斯安那州最繁华的城市同样坐拥着最迷人的夜色。

 

密西西比河畔停靠着无数船只,伴随河水轻晃,荡漾着水中月影,岸边清风徐徐,长椅上依偎着几对情侣。街市则喧如白昼,人们从法式剧院中鱼贯而出,走进一家家商铺,或聚集在杰克逊广场交谈欢笑。

 

此时,城内最热闹的去处莫过于赌场。

 

衣着华贵的男人们拥在赌桌前,争先恐后地投下赌注,吵嚷催促着主家开局,嘈杂的呼声、笑声伴随骰子摇动声充斥着整个赌场。一声刺耳的枪声蓦然划破喧嚣,上一秒还叫嚷不休的人群忽然静了下来,只见一位身材魁梧的男人满脸愤怒,以枪直指对面座椅上的年轻人。

 

“有种你就动手。”年轻人毫无惧色地看向他,挑衅般一扯衬衣,露出结实的胸膛。

 

魁梧的男人皱起眉,却没再动作。

 

两方很快被周围劝解的人拉开,赌场没多久又恢复了之前的喧闹。

 

方才被抢指的年轻人拎着半瓶酒走出赌场,拐进一条昏暗的巷子,神色恍然变得颓靡,一头散乱的黑发为他更添了几分落魄。他叫路易,一个跟随祖辈来到美洲的法国人,他是新奥尔良城外普都拉种植园的主人,家境富裕,却举目无亲。

 

“你就那么想寻死?”身后忽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那语气中好似带着几分戏谑。

 

路易回头看去,借着月光隐约看见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男人。那人一身贵族打扮,头发还是抢眼的金色,长得似乎挺英俊,只不过脸色白得吓人。

 

“是,我的确想死。”路易笑着垂眸,不打算过多理会那个陌生人,准备继续走自己的夜路。

 

“那我就成全你。”后面的男子瞬间出现在他背后,攀住他肩头猛地一带,便将他抵在一旁的墙壁上动弹不得。

 

锋利的尖牙刺破路易的脖颈,汩汩鲜血涌出,将那领口微敞的丝制衬衣染得血红。他努力想要挣脱束缚,下颌却被牢牢扣住,双臂也被完全锁死。对方的力量超乎常人,身手也无比敏捷,而自己却在不断失血,头脑越来越晕眩,身上的力气也在流逝。他很快意识到,在这个人面前挣扎只是徒劳。

 

“果然美味。”金发男人满意地舔去他脖颈上的血,似乎一滴也不舍得浪费。他的手指滑上对方耳廓,又反复描摹着他的侧脸,似乎饶有兴致。“刚才在赌场就注意到你了。只需要一眼,我就知道你会是我今夜最可口的晚餐。”

 

路易几乎快要失去意识,无力地靠在他怀里,脑袋微微晃了一下,似乎在抗拒。然而对方并不准备放过他,单手揽住他的腰便将他带离地面,飞快挪移到河边一艘船的桅杆上继续享用这到手的美味。

 

金发男子几乎吸干了路易所有的血,愉快地捏了捏他的脸蛋,“再见,朋友。”说着便将他扔进了冰冷漆黑的河水里。

 

抬头望去,一弯弦月悬于夜空。密西西比河岸的风柔和地拂过,他唇角不禁扬起一丝好看的弧度。

 

两天后,普都拉种植园的主人身染重病、性命垂危。

 

路易没有死,他不知该把这称为幸运还是不幸,他因为糟糕透了的生活一心求死,最后找上门的却是个吸血鬼。他几乎被那个吸血鬼吸干,却又奇迹般活了下来。

 

“先生,我们都很担心您。”女仆将水和食物端到路易床前轻轻放下,有些难过地看向床上奄奄一息的主人,“先生,您就再请位医生来看看吧。”

 

“不用了。”路易虚弱地偏过头看她,“你先下去吧。” 

 

“先生。”女仆看了看床头柜上的餐盘,想要再多说几句劝解。

 

“如果我死了,你们就自行解散吧,你们自由了。”路易露出一丝笑容,又朝她点了点头。

 

路易知道,自己很快就能跟过世的家人们团聚了,因为他的身体经此一番折腾已经衰败不堪,恐怕是撑不过明晚了。

 

路易吹熄了床头的灯,月光从窗外映进来,清清冷冷。一阵风倏忽将窗子吹开,纱帘被吹得轻轻卷起,一个人影出现在窗前。

 

“路易先生,你好呀。”清冷的声音,带着满满的戏谑。“你该不会是法国皇室的后代吧?”

 

路易认出了他的声音,是那个吸血鬼。

 

“从欧洲逃到新大陆的皇室后代,落魄到以致于寻死。啧啧,有趣。”吸血鬼张扬地笑着,走近床前,撩开层层纱帐看向路易,凑到他面前改用法语说道:“很巧,我也曾是国王的子民。”

 

路易第一次看清他的长相——无可挑剔的俊美,一双银灰色眼眸透着暧昧又危险的目光,好看的唇角忽然扬起,露出嘲讽笑意。

 

路易动了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却没能发出声音。

 

“你现在跟死了也没什么两样。”吸血鬼垂下一只手,轻触着路易苍白的唇,转而又掐住了他的脖子,“痛苦吗?”吸血鬼看着他因为窒息而开始扭曲的脸,颇有些满意,于是神秘地说道:“如果我告诉你,现在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你重获新生,再也不用承受痛苦,再也不必经历死亡……你一定不会拒绝吧。”

 

路易痛苦地扭着身子,想要拨开掐在脖子上的手,却毫无气力。

 

“哦,忘说了,你得把灵魂交给魔鬼。”

 

路易终于被放开,立即开始拼命地吸气,胸口剧烈起伏着,白色睡袍的领口也随之敞开。

 

“我还以为你是真的想死。”吸血鬼揶揄道。

 

“我同意。”路易忽然说道。

 

“同意?”吸血鬼显然有些不解。

 

路易盯着他精致的脸,认真道:“我同意将灵魂交给魔鬼,请告诉我你说的那个方法。”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吸血鬼得意地笑了,欣赏般摸了一把他的胸膛,“明晚这个时候,拉斐特城郊的墓地等我。”

 

“为何不是今晚?”

 

吸血鬼有点惊讶于他的迫不及待,笑道:“为了……让你好好享受最后一次日出。”

 

次日夜里,路易乘马车来到拉斐特城郊,又将车夫遣回,独自等候吸血鬼的来临。正当他回想着今晨的日出时,肩头忽然被人一拍,吸血鬼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他身后。

 

“看来你已经决定了。”

 

“嗯。”路易注视着他银灰的眼睛,刚想要再说什么,脖颈已经被他猛然咬住。

 

路易再一次感受到血液急速流失的痛苦——脉搏正疯狂加快,全身肌肉剧烈收缩着,呼吸也愈来愈急促。不安,心悸,恐惧,自己像被旋搅进一个巨大的漩涡,眼前一片黑朦……

 

路易感觉有人正温柔地摸着他的头发,是那个吸血鬼,他正单臂搂着自己侧躺在地上,另一只手还垫在自己脸侧。这样的姿势让路易不禁想到情人相依的情景。

 

“别动,路易。”路易听见他在叫自己的名字,以无比轻柔的语气。“安静,我得吸光你的血才能进行下一步。”

 

路易全身瘫软,努力向他怀里靠了靠,又紧紧闭上眼。

 

吸血鬼终于松开牙齿,凑到他耳边低语,“路易,如果我现在不救你,你就会死。当然,我也可以让你重获新生,像我一样永生不死。”

 

“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一个我未曾有过的选择。路易,告诉我你的选择,你肯不肯加入?” 

 

路易几乎力气全无,只能努力地攀上他手臂,用气声吐出一个单音,“肯。”

 

吸血鬼满意地吻了吻他脖子上的伤口,咬破自己手腕将血洒在他唇边,“喝下去,路易,快点。”

 

路易一碰到他的血就像疯了似的,一把抱住他流血的手腕拼命吮吸起来。

 

“快,再快些路易。”听见耳边不断催促的声音,路易愈发放肆地吮着他的血,他听见对方狂烈的心跳声,正同自己的心跳声交织在一起,他几乎怀疑下一秒种两颗心脏就破体而出激烈地碰撞。被抽空的感觉在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道不清的快感,直击灵魂的愉悦,至高无上的享受。

 

“可以了。”吸血鬼企图拨开路易的手,他却仍旧抱着自己手腕大口吮血,“够了!”吸血鬼一把将他甩开,抬手摸上自己有些灰败的脸,“再纵容你继续我就要被吸干了!”

 

蓦地,路易开始浑身抽搐,一阵钻心的疼痛将他折磨得满地打滚。

 

“路易,你的身体构造正在转变。”吸血鬼见状连忙靠过去再次抱住他,“忍过去,这是你必须要应付的。”

 

路易双眼翻白,颤抖着揽紧他的手臂,像是濒死之人终于攀住大海上唯一一段浮木。

 

“必须忍过去,听到没。”吸血鬼靠在他颈边低低重复。

 

终于,路易扭曲的身体舒展开来,他的皮肤开始变得光滑细腻,原本蓬乱的黑发也柔顺地披散在肩头,空洞的双眼逐渐显出光彩。只见他蓝色的眼睛灵光一闪,瞬间转为赤金,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面前的人。

 

“你……”路易微微挣开他的怀抱。

 

“叫我莱斯特。”吸血鬼将他松开,闪身隔开一些距离,站在一棵香蕉树底下,又抬手拨了拨头顶巨大的绿色树叶。

 

“莱斯特。”路易重复道,专注地凝住他拨弄树叶的手,像是见到了什么怪异的东西。“我为什么可以看到……”

 

莱斯特见他一直凝神盯着自己,突然大笑起来,“路易,噢,路易!你这个傻瓜。”边说边走近,拍了拍他的肩,道:“你忘了自己已经是个吸血鬼了吗?”

 

路易觉得他的笑声尖锐的可怕,如同金属般锐利,几乎要刺穿自己的耳膜。但他很快又喜欢上了莱斯特的声音,因为那声音已不再尖利可怖,反倒像是一组优美和谐的钟乐。路易被迷住了,他说出口的每个句子都自然而然地分割成单独的词汇,又再一次完美结合并流动起来。那语气略带嘲讽,却也难掩优雅的尾调,更可贵的是,这声音还带着点自己熟悉的法国腔儿。很快,路易又发现自己能清楚地听见他的心跳,还有他全身血液流动的声音,甚至是他那金色发丝在风中轻晃时发出的轻微摩擦声。

 

“喂,我说,”莱斯特扬扬唇角,好笑地问道:“你又有什么了不起的发现了?”

 

路易眨眨眼,转而盯住他黑色纽扣上繁复的花纹,那神情好似从未见到过纽扣这种东西似的。

 

莱斯特见他这副模样,禁不住再一次笑了起来,“别老盯着我的纽扣,快用你的吸血鬼目光好好看看这个崭新的世界吧。”

 

未及路易回应,莱斯特已经转身走进丛林,“记住,不要太贪恋夜色,当心会迷失自己!”



【待续】

---------------------------------

某庄:你老盯着我扣子干啥😒
某聂:我就看看😳
某庄:难不成你想扒了我😏
某聂:😅(领口大敞)
某庄:好好享受你的新世界吧😎本少爷走了(妈蛋这货是赤果果的勾引!再不走还把持得住吗!吗!

评论
热度 ( 5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