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良颜🌸你看起来很美味

近日,荀夫子正筹划医学讲坛,便唤了颜路到后山竹屋议事,因着来回路途不近,颜路便小住于竹屋,三日未归。

这日,颜路终于同荀师理好诸事,便收拾了起居物什归返。刚到自己房间便见着了小师弟。

🌸张狐狸:师兄,好想你。【说着便扑进他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腰】
🌸颜兔兔:不过三日,子房怎的这般……【轻笑,搂住怀中人安抚般摸着他后背】
🌸张狐狸:一日不见,如三月兮。良思念得紧,未见师兄好似九月有余了呢……【轻叹一声,委屈地蹭了蹭】
🌸颜兔兔:你呀。【宠溺道】
🌸张狐狸:师兄,陪我。【调皮地朝他眨眨眼】
🌸颜兔兔:现在么……【偏头看了眼窗外灰蓝的天光,还未入夜呢】
🌸张狐狸:……师兄都不想我么。【语气里满是失落,环在他腰际的手臂一松】
🌸颜兔兔:哪有。【凑到他唇角轻吻】来吧子房,我陪你。【无限温柔】
🌸张狐狸:嗯。【眼底慢慢盈回光彩,脸埋在他颈间深嗅】好喜欢师兄。【说罢便将人半抱着推倒在床榻上】
🌸颜兔兔:子房。【沉声低唤,对上他点漆般清亮的眸子】
🌸张狐狸:嗯。【微微垂腕,捧住他的脸,指腹轻轻摩挲着光洁细腻的两颊。颇有些迷恋】
🌸颜兔兔:近几日可有好好温书?【细细将他额鬓几缕碎发别到耳后】
🌸张狐狸:师兄吩咐的,良片刻也不敢倦怠。【蓦然垂眸,神色有些低迷】……只不过书中再有乾坤,亦难平相思。
🌸颜兔兔:子房未曾好好餐饭罢,有些消瘦了。【心尖微疼,指腹轻按他眼下两圈乌青】也没好好休息。
🌸张狐狸:心里一直惦着师兄走之前的事,以为你仍在生我的气。【倾身,轻碰那两片柔软的桃花,细细辗转,将唇瓣一点点濡湿】良以后不敢在外胡闹了,师兄原谅我好吗?
🌸颜兔兔:我是怕太过招摇,终会惹祸上身。你身份非凡,怎可再度涉险……【轻抵住他的额头,眸光温柔相接,郑重道】我对你的心思,亦如你对我的。久死未悔。
🌸张狐狸:时事常迭,此语永镌。【言罢,深深印上那双唇。得此心人,此生无憾】
🌸颜兔兔:饿不饿,我去给你做几道爱吃的。【亲昵地摸了摸他肚皮,惹得他身子一歪】
🌸张狐狸:痒诶!【不甘示弱地戳了戳他的肋骨】
🌸颜兔兔:哎哟,别闹。【轻笑出声,腰肢不自觉地扭了扭】
🌸张狐狸:最爱吃的在这儿呢。【倾身扑住,双臂一紧,将他整个人箍在怀里。凑在耳尖轻吮,坏心地撩拨起来】我饿了。
🌸颜兔兔:那就……吃掉……【“我”字终是羞得脱不出口,颊上漫开一圈暧昧的薄红】
🌸张狐狸:嗯……看起来很美味。【唇角微勾,露出狐狸般狡黠的笑,眯起狭长的凤眸,颇具深意地打量着身下满面羞窘的人。】

倏尔起身,将人反压在床榻上,褪去那素白的外袍,轻解玄青礼节,又抽去檀色腰封,再去剥那灰蓝长袍……直到仅余一件雪白的亵衣,轻笼着美好的酮体,勾勒出清瘦有致的腰身。暮夜沉了,月光斜映入窗,清寂之色微透薄衫,凉风撩动纱幔,洒落水波般荡漾的光晕。

🌸张狐狸:好美。【手指沿着起伏的腰线反复滑摸,惹得身下人一声轻吟】我家师兄真是媚骨天成……与师兄这份清润一比,便是再多的美人,也成了庸脂俗粉。
🌸颜兔兔:几日未见,子房倒是愈发会甜言蜜语了。【脸颊又往枕上凑了凑,似欲掩去羞色】与你这张巧嘴一比,便是再伶牙俐齿,也要衬得笨拙了。
🌸张狐狸:那师兄……想让我这张巧嘴碰你哪里呢?【说着便含住微红的耳珠轻咬一口】是这里么?【不待身下人作出反应,又衔了他发簪一扯,发冠散落,满头青丝垂曳而下。将脸埋进他发间深嗅,芷兰之息沁润心扉】嗯……好香。
🌸颜兔兔:子房喜欢?明日我去拿些加了蕙兰和白芷的皂角给你便是。
🌸张狐狸:不用,这个味道,唯有师兄用着最合衬。良只需日日陪着师兄,便可一直闻到这幽香。【再度凑近凉滑的发丝细嗅,禁不住发出迷恋的喟叹】
🌸颜兔兔:好,那我便一直陪着子房。【忽然之间,很想同这个人刹那白首】
🌸张狐狸:嗯。【沉蜜般的低低回应】师兄之前教的曲子,近几日我有努力练习。要听吗?
🌸颜兔兔:我去拿琴来。【看着他小孩子般欢悦的神色,心中愈发悸动】
🌸张狐狸:不必多此一举哟。【坏笑一声,再度抚上迷人的腰线】我看师兄的腰倒像是一把好琴,不如就此弹奏一曲,可好?
🌸颜兔兔:啊?【竟没反应过来他是又起了撩拨自己的心思,这只小狐狸呀】
🌸张狐狸:师兄,听到了么?【撩开轻薄的中衣,指尖搭上他的腰,右手轻勾慢拨,左手按徽取音。动作如行云流水,优雅至极。那神情,看似无比认真,唇畔却噙着一丝邪魅的笑。】
🌸颜兔兔:……听到。【触抚在腰际的指尖滚烫,一路燎起无数火苗,惹得自己全身激颤……哪还能有心思分辨他弹的什么曲子。】
🌸张狐狸:怎么,师兄没听清么?那良只好再弹一次了。【搭在腰间的手指再度游走,指尖所触及之处,肌光胜雪,细若凝脂,又似无瑕美玉。】
🌸颜兔兔:嗯呃……听、听出来了。【腰肢不安地晃动,一张俊脸深深埋入被中,语调微颤】子房别再……
🌸张狐狸:别再什么?【故意在他腰侧捏了一把】师兄觉得子房弹的如何?
🌸颜兔兔:【腰上倏忽一痛,转而又融作丝丝缕缕的痒漫开,他怎的这般会磨人……】弹的、很好。
🌸张狐狸:是嘛,那我便继续弹了下一节哟。师兄可要听好了,等会还要烦请品评。【嘴上说的恭谦温文,手上却极尽撩拨意味。】

轻轻抹挑,似有若无地闲撩着脊柱沟。重重勾剔,有节奏地扣落于紧致的肌肉。轮指一扫,擦过微微凹陷的腰椎。进退吟猱,反复于腰窝处打转……

🌸张狐狸:师兄,如何?【欣赏着那人羞窘的模样,唇角笑意不觉加深】你有,在好好听罢?【猛然凑近,衔住他细滑的后颈舔咬】可不许敷衍我哟。
🌸颜兔兔:子房你……【想要言责他过分轻佻,话到嘴边却又一软。也只有在自己面前他才会如此罢,像只小狐狸一般费尽心思撩拨讨好。也只有在这样的时刻,他才能暂时抛却深抑心底的悲伤,偶尔卸下肩头的重担……】弹的欠些火候,徽位偏低。【何不陪他纵情放浪一回】
🌸张狐狸:那,这样如何?【指尖沿着脊柱沟下滑,擦过尾椎,一直来到幽谧的入口】
🌸颜兔兔:啊……别,别闹……【突如其来的触碰激得自己浑身颤栗,腰里虚软】子房,能不能……快些。【着实抵受不住更多撩拨,身上似有小蚁轻噬,痒得耐捱】
🌸张狐狸:哦?师兄受不住了么。可良还不舍得吃。【凝住那双水光盈盈的美眸魅邪一笑,故意压低声音凑到他耳根吹气】良还要……吻遍师兄全身每一处。
🌸颜兔兔:【轻笑着叹气】哎……要被你磨死了。【薄唇微启,眸光流转】唤我……“无繇”。
🌸张狐狸:无繇,我的无繇。【倾身吻上那双美眸,缠情缱绻】

……

🌸颜兔兔:子房。【枕在他肩窝满足地低喘】
🌸张狐狸:无繇,你真美味。【调皮地眨眨眼】
🌸颜兔兔:你呀。
🌸张狐狸:多谢款待哟~

---------我是逗比的分割线---------

😆流氓技术哪家强?齐鲁桑海找子房。
😏在下儒家张子房,一键教你如何优雅高逼格地耍流氓。不过记住,你可欠了我一个大大的人情。(狐狸笑)


突然开了个弹琴的污脑洞,其实只想撸个小段子,结果一码就辣么多……果然我是亲妈😊

评论 ( 4 )
热度 ( 7 )

© å­ç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