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良颜❤️夫夫相性五十问

(以下剧情基于《坐忘归心》哈)
  
❤诶嘿大家嚎!欢迎收看由桑海卫视录制的特别节目《良颜相性五十问》。债下是本次节目的特约主持人子皙仔~~(什么鬼名字!字幕打错了歪,人家叫子皙!捶地!)下面由我们欢迎本次节目的嘉宾颜路先生、张良先生!【鼓掌撒花飞吻】
  
二人牵着手从容走到主持人面前,缓缓落座,异口同声道,“主持人好。” 
某皙:二位好啊!(这默契不是盖的啊!果然是几十年的老夫老夫了,良颜大/法好!)
颜路小声道:子房,别拉着了,这么多人看着呢。
张良【斜眼笑】:师兄,这就脸红了么?真可爱。【企图摸上某路微红的脸颊】
颜路轻嗔【微微别开脸】:别闹。
某皙:咳咳咳……(我我我这么快就变成电灯泡了咩!好阔怕的cp力,大家酷爱抱紧我嘤嘤!)
颜路【轻轻按住某狐狸的爪子】:主持人,可以开始了。
某皙:好滴!(迫不及待摩拳擦掌眼放贼光。今天的题目可有点污哟,吼吼吼~)
  
❤1请问两位的名字是?
张良正欲开口——
粉丝们高呼:张狐狸!狐狸良!小良砸!张三先生!三师公!良儿!良殿!子房!
颜路:子房竟有这么多名字,魅力不小。【浅笑】
张良:师兄不会是吃醋了吧。【唇角一勾】
某皙轻咳一声,看向颜路。【坏笑】
颜路:在下颜……
粉丝们再次高呼:颜美人!颜二先生!颜兔兔!二师公!路路!萌路!
张良:啧,看来师兄也是一样呀。话说“颜兔兔”这名字谁起的?我喜欢。
颜路一脸茫然(我长得像兔子?)
张良低语:狐狸,兔子……啧啧。(谁起的“颜兔兔”这名字?嗯……此少年前途不可估量。)
颜路听到某狐狸低语内容,慢慢脸红了。(所以说注定要被吃掉么)
某皙追问:话说二位都是如何称呼彼此的呢?
张良:人前叫他师兄。独处时会叫他“无繇”。【微微转头看向颜路,对上颜路温润的眸光】偶尔,会故意喊他“道长”。(每次一喊这名字,他总会不好意思,啧,特别可爱。)
颜路:子房。【神色温柔】
张良:有时候还会叫我“小狐狸”。【微微斜眼】
某皙:诶?什么时候哟,咳咳咳……(正在脑补污污的东西)
张良:我特别乖的时候,或是我生病昏迷的时候,每次都会紧紧抱着我,或被我抱着。【十分得意】
某皙:⁄(⁄⁄•⁄ω⁄•⁄⁄)⁄好有爱!!
颜路:主持人,继续下一题吧。【微微脸红】
某皙:颜先生,其实你还喊过他“张三妹妹”【捂眼】
张良:我师兄不是叫你换下一题么。【威胁一笑】
某皙:好……好。【抖】
  
❤2两位今年贵庚呀?
张良:三十有九。(刚刚那群叫我“小狐狸”的,我可真心不小了哟。)
颜路:四十有五。
某皙:你们差六岁?
颜路轻轻点头。
张良【正色】:不。是五岁七个月零十天。
某皙:这……(惊)
颜路轻笑:子房果然还是那么介意年龄差这件事。
张良:谁让他们老拿年龄说事儿!以前跟你告白你也没少拿年龄小搪塞我吧【嘟嘴不满】
颜路:是我……不对。【稍带愧色】
张良:师兄。【转头看向颜路,握紧他的手】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别……
某皙默默啃起狗粮(泥们要不要辣么温情~这么没营养的问题都能答出满满的感人!)
  
❤3两位的性别是?
张良:主持人,这问题是否太过没营养?【右手默默按上凌虚】
颜路:……【默默微笑】
某皙:口意……(怎么感觉这两位浑身散发着黑气,赶紧下题!)
  
❤4请问两位的性格是怎样的?
张良:他们都说我是狐狸。【唇角勾起邪气的笑】比较机智狡猾吧。
颜路:他们都说我性格温润。【浅笑】
某皙:对方的性格又是怎样的?
张良: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颜路:冰雪聪明。伶牙俐齿。很有责任感,对自己要求极高,有时真的过于难为自己了。我希望……他可以少给自己些负担,不要太累了。【温柔地看向张良】
张良:师兄他……心思极为细腻,格外懂得体贴人。
颜路:有时候他真像只小狐狸,软软的。【宠溺一笑】
张良:师兄。【撒娇般地眨着眼睛看向颜路】
某皙快被闪瞎了【捂眼,倒地不起】
颜路:不好意思,主持人请继续。【和善的微笑】
  
❤5不喜欢对方哪些地方?
张良:没有。师兄什么样我都喜欢。师兄的什么地♂方我都喜欢。【魅惑一笑】
颜路【似乎懂了什么,默默别过脸】:有时候他会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地点的不正经。
张良:师兄害羞了。【猛然凑近】
某皙已被此二人的蜜糖溺死【别死啊子皙仔!快爬起来继续拷问他俩!后边还有少儿不宜xx问呢!要撑下去啊!】
  
❤6对彼此有什么不满吗?
某皙:怎么感觉跟上一题重了……
张良:欲求不满算么。【狐狸笑】
颜路【羞窘状】:主持人,的确重了快进行下一题吧。
某皙:嘿嘿嘿……(已自行脑补完一万字优♂雅画面。)
  
❤7初遇的地点和时间是?
张良:桑海,小圣贤庄,荷花池畔左边数第六棵柳树下。
某皙:这也记得太清楚了吧!在下跪服!
颜路:第一次相遇是二十七年前,他被师父领来跟我和师兄见面。当时他十二岁,我十八岁。
张良:主持人,你刚刚是说了要跪的吧?【斜眼】
某皙:这就跪!必须给跪!恳/请二位收下我二十几年的膝盖【这恩爱秀的没谁了】
  
❤8对彼此的第一印象如何?
张良:笑容特别好看,给人一种春天的感觉。
颜路:太瘦了。眼神格外清亮。很想俯身给他擦擦脸,帮他理好有些歪斜的发束。
张良:于是,师兄就主动向师父认领了带我整理仪容的任务。【笑】
颜路:是呀……你那时不怎么爱说话,起初怎么也不肯叫我看你身上的伤。【面露心疼之色】
张良:我不想……被你同情。【垂眸】
颜路:我只是心疼。【微微皱眉】
张良【默默攥紧对方的手】:主持人,请换下一题吧。(不想害师兄继续伤心。)
  
❤9成亲后对彼此有什么影响吗?
某皙惊道:等等,你们成亲了?什么时候!窝们咋不造!!
张良:师兄早就是我的人了。
颜路轻“嗯”了一声。【稍稍垂眸,似有羞色】
某皙:!!!喜酒呢喜糖呢!你们忒不/厚道了啊!
张良:二十岁及冠那年,我们偷偷喝了交杯酒,拜过了天地。(以及,我已经过世的家人。)然后就……【话没说完就被颜路死死捂住嘴】
某皙:诶诶诶?看来有爆点啊!颜先生你这样可是欲盖弥彰哟!【贼笑】后来怎么了嘿嘿嘿!
颜路:……后来他醉得不省人事,见人就说自己有媳妇了。【一脸黑气】
张良:不是……唔唔……不……【被死死捂住不让说话】
某皙:嘿嘿嘿不用解释了,我们都懂。【露出纯洁的微笑】
颜路:成亲后对彼此的影响……【慢慢放开捂着张良的手】
张良:自己喝酒的次数大大减少(因为某人不许)。而且每次喝醉都被强行灌醒酒汤,强行拉进房间不许出来瞎晃。
颜路:越来越喜欢下棋。
张良看向对方,会心一笑。
  
❤10对方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吗?
张良:师兄喜欢收集一些东西,留着。比如,以前我写给他的情书。(不过小圣贤庄被毁的时候没能救出来,都给烧光了)比如,这些年异地恋我给他写的信。再比如,收集百合花花瓣,收集莲子,会晒干之后放进罐子里,存很久。
某皙:颜美人这是留给你吃的吧。这哪是什么特别爱好,分明是爱惨了你啊!张狐狸你个蠢蛋!
张良【狐狸笑】:主持人你是不是忘记带锅盖了,哼哼……【默默抽/出凌虚】
某皙:口意!我的锅盖呢锅盖呢盖呢呢!!【可怜巴巴看向颜美人】
颜路:子房。【按下即将出鞘的小凌虚】不想听听我的回答么?
张良:想。【表情瞬间温柔一万点】
颜路:子房他……很喜欢摸着我的耳/垂入睡。
张良:师兄!这么私/密的事你怎能透给他们……
颜路:子房这个习惯很可爱呢。【轻轻摸过对方手腕】
张良【在温柔面前瞬间败下阵来】:都是小时候留下的习惯了。
某皙:据说睡觉喜欢摸着耳/垂的人比较没有安全感,或是精神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入睡时摸耳/垂能稍事缓解……狐狸你……(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张良:主持人你听谁瞎说的。【被彻底戳中,略显尴尬】
某皙:“知乎”啊。(我保证不是来打小广告的,请看我真诚的小眼神)
张良:我还“者也”呢。【继续努力掩饰】
颜路:主持人,请继续吧。(我家小狐狸其实脸皮很薄的,不许你们欺负他。)
某皙:好……吧。(谁敢欺负他啊,他辣么凶残、分分钟拿凌虚戳我T^T)
  

❤11有没有促进两位关系的重要人物?

良颜异口同声:掌门师兄。

某皙:所以伏念大大现在人在哪儿呢?【期待】

场外热线接通中……很快传来一个慵懒又惬意的女声0.0

“哪位呀?”

某皙【眼放贼光】:晓梦大师!!!咳……(怎么个情况吼吼吼~)

众粉丝振臂高呼:晓梦大师你攻下伏念大大了?噢吼吼吼!

晓梦:嗯,怎么了?别大师长大师短的,说的我有多老一样,叫我晓梦吧。【轻笑】

某皙:(女王攻的气势好阔怕)晓、晓梦(大师)!

晓梦:原来你们喜欢叫我“晓晓梦”哪【语调妖娆】也行。找我何事呀?

某皙(忽然想起正事):窝、窝们找伏念大大。【捂脸】

晓梦:伏念,过来。【语调轻扬】有人找你呢。

某皙(好苏~这语气忒暧昧了点)

伏念:嗯……?不知阁下是哪位?

良颜异口同声:师哥好啊。【乖巧】

伏念:两位、师弟好。(噗——阴魂不散的小鬼们又来给我塞狗粮了!)

主持人简单粗暴地向伏念大大解释完节目,迅速步入正题——

某皙:伏念大大,作为良颜感情的最佳见证人,请您谈谈感想?

伏念【黑脸】:用我一生苦逼,换师弟二十年搞基。(鸳鸳相报何时了啊啊啊啊啊——)【摔!】

张良【狐狸笑】:多谢师兄成全(眨眼么么哒)!

远远传来晓梦的声音:念,过来陪我手谈一局。

众粉丝:口意……(念~念~你快去啊!)

伏念:抱歉,在下临时有事,先挂断了,各位还请尽兴。两位师弟,我们该日再聊。

张良:师兄加油喔!【兴奋】顺便说下妹子不错哟~

颜路:我们都懂。【温润一笑】

某皙:所以继续下一题?

张良:其实我还想特别感谢一下非哥。

于是我们再次接通了场外热线——

韩非:在下韩非,您找——

张良:非哥!【激动】

韩非:小良砸?【开森】

听完主持人的解释——

韩非【满脸黑气】:魂淡、憋再给我撒狗粮了歪!手动债见!(嘤……斯斯你倒是回来看看我啊!刚被卫庄那浑小子闪瞎了眼又被狐狸强行塞狗粮,兄弟们都有媳妇儿了就我耍光棍儿,宝宝心里苦……)

众粉丝:灰哥哥好可怜。(这就是有色心没色胆的后果啊。)

 

❤12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张良:小圣贤庄后山的桃花树下。

颜路:桑海城东边的长滩上。

某皙:所以……为啥不一样?【困惑】

颜路:那次算约会?我们不是被师父罚去后山清扫石阶的么……

张良:我以为那时候你就已经……师兄【可怜】那时候你还没喜欢上我啊!【心碎成渣】

颜路:……喜欢。【脸红】

张良【眼睛一亮】:所以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颜路:我也说不好。【低头】(大概是你喜欢我的第二年?有时却又觉得,这种感觉从来就没什么开头,也不会有结束的那天……)

 

❤13什么时候觉得最幸福?

张良:之前异地恋时见面的每分每秒都无比幸福。

颜路:是啊【微微一叹】有的情侣觉得相处久了会有倦怠期,我们却次次见面都像在热恋。

张良:一直觉得很幸福。【默默与对方十指相扣】

颜路:你在就好。【温柔对视】

 

❤14对方擅长的事?

张良:淡泊无争、弹琴、治病。

颜路:指点江山、下棋、生病。

某皙:简直不能更般配……

 

❤15对方做什么事会让你不快?

张良:向着臭小鬼、都不疼我了。【委屈】

颜路:欺负小家伙、天天吃飞醋。【发愁】

某皙:两位绝了,求问不疑宝宝的心理面积。

不疑【从观众席刷地站起】:嗯?你们喊我?【一脸蠢萌】爹爹我要抱抱~【伸出白嫩嫩的小爪】

颜路:过来抱。【宠溺】

张良:不给抱哼哼哼!【一把搂住某路的腰】

某皙:这……不疑宝宝要不来姐姐怀里?姐姐抱~【温柔】

不疑:才不要,你是怪阿姨。【嫌弃】

某皙:内啥……【深受打击】

 

❤16你们吵过架吗?

张良:吵过。

颜路:吵过。

某皙:……

两人默默低头,一脸不想说的样子。

某皙:(忽然记起了某年冬天的玉佩冷暴力事件,阔怕)下、下一题。

 

❤17双方有互相隐瞒的事吗?

张良:……没有。

众粉丝:口意……谁信呐!张狐狸你就继续演。

颜路【满满心疼】:他习惯了瞒我。

张良:师兄……我只是不想害你担心。【皱眉】

颜路:我明白……(但还是觉得难受)

张良:师兄应该没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颜路:有。

某皙:诶?诶!【惊诧】

颜路: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身世么。【淡淡一笑】

张良:回去偷偷告诉我。【狐狸笑】

永远插不进话的某皙:缩以、窝们就酱再次被此二人无视了……【哭泣】

 

❤18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会选择?

张良:传家玉佩、琴。

颜路:亲手缝的衣裳。

张良:其实我更想要你。【坏笑】

某皙:咳!这还没到少儿不宜部分呢,先收敛点,有小朋友在呢【口是心非地邪恶脑补了起来】

 

❤19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很没辙?

张良:“乖一点。”“等我回来。”“别怕。”

颜路:“陪我。”“别走。”“我会害怕。”……其实他撒起娇来不管说什么我都没辙。

张良:无繇~【乖巧】

颜路:尤其是一说这句。

张良:无繇~~【乖巧】

颜路:你呀。

张良:嘿。

某皙血槽已空倒地不起口吐白沫,空气里咋都是粉红泡泡一定是老夫眼花了!

 

❤20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会怎么做?能原谅对方变心么?

张良:他没有。他不会。【自信满满】

颜路:顺其自然,渐渐疏远。不会原谅。【淡淡答道】

张良:师兄!【惊哭】我没有啊!绝对不会啊!【尾巴狂掉毛】

某皙:之前陈平和刘邦的事儿怎么说……咳咳。

陈平:我们是纯洁的同事关系。【微笑】

刘邦:我们是纯洁的君臣关系。【微笑】

张良:我跟他俩半点都没关系!【委屈】

陈刘齐声:你个小没良心的!【怒视】连你大哥都敢忘了!【炸毛】

张良:嘤。【飞扑进某路怀里】

颜路:乖一点,我来应付。【手中默默显出含光剑】

紧急通知:非战斗人员请火速撤离!颜二哥要动手收拾情敌了【顶锅盖遁走】


❤由于突发状况节目不得不中断,在桑海卫视工作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录制(打斗)现场终于恢复原貌,除了地板上那个被剑刻出的大大的“滚”字。

某皙:两位嘉宾【抖】好。现在颜二先生感觉如何?【盯地板】

颜路:神清气爽。

张良:可以开始了。

某皙碎碎念:颜二内心绝对是黑的绝对是黑的,招惹狐狸都千万不能招惹他。

某皙【正色】:以下是良颜夫夫少儿不♂宜三十问,请未满年龄的小伙伴自觉自愿退场。

坐在第一排的张不疑小朋友并没有挪窝。坐在二排的小学生女粉默默啃起了手中的棒棒糖。坐在第n排的少年们一动不动满脸期待眼放贼光……就酱开始真的大丈夫?

 

❤21两位有过“不♂良”吗?

某皙:废话必然有过啊正文强行拉灯好几次了吧!什么鬼题目赶紧给爷上菜。

张良:主持人似乎突然变得有觉悟了。【斜眼】

颜路:他们只是饿极了。【无奈】

 

❤22请问你是攻方还是受方?

张良:攻。【笑眯眯】

颜路:我就不用说了吧。【微笑】

 

❤23为什么这样决定呢?

张良:因为师兄疼我。【狐狸笑】

颜路:子房喜欢就好。

某皙:年下攻♂人妻受甚萌【星星眼】张狐狸♂颜兔兔,养大就被吃干抹净了,啧。

 

❤24初次“不♂良”的时间和地点是?

张良【坦然】:我及冠那年,后山桃花树下。

颜路【略显羞涩】:如他所说。

某皙:作者人呢!跟我上天台谈谈人生!这段咋就给卡了呢你良心喂狗了咩?

众粉丝:你个死精分!【喷】

 

❤25请形容一下初次“不♂良”对方的样子。

张良:可♂口。【舔嘴唇】

颜路:……温柔。

 

❤26初次“不♂良”后早上醒来说的第一句话是?

张良:其实醒来已经不是早上了。

某皙:咳!第一次就这么激♂烈张狐狸你太不知道疼人了吧!【怒盯】

颜路【脸微红】:没,子房很温柔。

张良:第一句话是,“你是我的了。”【轻轻挑眉】

颜路:“嗯。”【眸光温润地看向某狐狸】

某皙:泥们要不要这样随时剧情还原啊?眼睛好痛!我的超能护目镜呢【打滚大哭】

 

❤27通常都是在什么状况下“不♂良”?

张良:随时随地,只要感觉对了。【得瑟】

颜路:视他病情而定。通常在治病期间严令禁止他“不♂良”。

某皙:张狐狸同学似乎被泼冷水了哟~【得瑟】

张良:师兄,今晚床上见,洗干净等着我。【笑眯眯】

 

❤28通常都是谁主动?

张良:你们说呢?【扬唇】

某皙:果然攻气十足……

颜路:我不擅长此事。

某皙:没事儿~他擅长就行【斜眼瞄】他特别擅长吧?咳咳

 

❤29对方是如何诱惑自己的?

颜路:撒娇,卖萌,扑到怀里蹭来蹭去,甜言蜜语,活像只小狐狸似的。

张良:只要他想诱♂惑,一个眼神就足够惹♂火。【挑眉】是不是呀,美人儿~

颜路:别闹【轻轻扒开狐狸爪子】

某皙:好强的画面感(谁能给我来几箱去污粉!)

 

❤30“不♂良”时对方如果不好意思了你会怎么做?

张良:习以为常。这也是一种情♂趣。【坏笑】

颜路:子房的脸皮不太薄。

某皙:颜兔兔你太委婉了!他脸皮厚得都快赶上长城了!

张良:主持人一直在挑战我的忍耐力,似乎是很想跟我的小凌虚玩耍一下呢。【眯眼】

某皙:不不,小凌虚太调皮了不约不约!【连连后退】

 

❤31每星期的“不♂良”次数是?

张良:多不胜数、日以继夜、风雨无阻……

颜路:未免有些太过浮夸了罢。【轻笑】

某皙:听到没,你师兄都说你太浮夸了!【高声附和】

张良:哦?我就是个浮夸的人,如何了?【耍赖】

某皙跪服。

 

❤32理想中的次数是?

张良:多不胜数、日以继夜、风雨无阻……【一脸浮夸】

某皙:你够!

张良:不够。【笑眯眯地瞧着某路】

颜路:随他好了。【宠溺又无奈】

某皙:颜兔兔你这也太宠他了吧!怪不得这狐狸的性子愈发恶劣了!

颜路:嗯,我宠的,如何了?【双眼含笑】

张良:师兄~【轻蹭】

某皙再次跪服。(好好好,都是我的错你们打死我吧!比出手刀抹脖子……)

 

❤33每晚“不♂良”时的次数是?

某皙表示已经预料到答案了,求跳过吧,饶了我吧!【打滚哭】

 

❤34最喜欢吻对方哪里?

颜路:腮边。

某皙:诶?为啥……

颜路:子房的脸颊很软,吻起来……

张良:所以后来你都不爱吻我腮边了是因为我瘦了好多脸变硬了吗?嘤!你不爱我了!【耷拉着狐狸耳朵】

颜路:瞎说。【说着在他腮边落下一枚轻吻】

某皙:妈呀求速死,看得老夫这脸红心跳的!(我能申请离席吗?我需要灌点生理盐水补充体力)

众粉丝:哪里跑!还没问狐狸呢【砸来十几瓶金匮补肾丸】

某皙【狂吞几瓶后,握拳】:张三先生,请问你最喜欢吻对方哪里?

张良:吻♂遍♂全♂身。【魅惑一笑】

某皙再次惨烈阵亡。

 

❤35最喜欢被对方吻哪里?

张良:唇。

某皙:口意……真直接。

颜路:记下了。

张良:师兄你呢?【期待】

颜路:最喜欢……【微微低头,耳根彻底红透】

张良:知道了。【荡漾一笑,小声道】今晚一定让你舒♂服。

某皙:我擦,所以到底是哪里【一脸懵比】机智的粉丝们快来告诉我!


【待续】


污污的后半篇

评论 ( 4 )
热度 ( 16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