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山见水,不如见你。

【坐忘归心】番外一·犹恐相拥是梦中(良颜)

我爬来给狐狸良子发糖啦,正文里强行拉灯n次,狐狸良已经怨念满满了。来来来,美味的师兄给你吃给你吃。小狐狸呀(捏脸~)

P.S. 不要被纯洁的开头蒙骗了,这是一篇字母君(嘘)


-----------------我是优雅的分割线-----------------

 

云轻月素,凉夜如碧纱。疏帘轻掩,长案落烛花。

 

“无繇。”张良紧紧揽着身下的人,脑袋搭在他颈间轻蹭,神情柔软极了,活像只毛茸茸的小狐狸,正撒着娇往人怀里钻。

 

“嗯。”颜路抬手摸摸他两鬓的碎发,在他腮边落下一枚轻吻,“子房现在的模样真像是回到了小时候。”颜路眸光中闪着无尽温柔,浅笑道,“那时候呀……你跟掌门师兄顶嘴,总能把歪理说的头头是道,可最后还不是要被师兄一句‘罚抄国风’给呛回来。跑到我这儿求安慰,就是一副受了欺负的小狐狸模样,直往人怀里钻,软得很。”

 

张良闻言嘿嘿一笑,贴着他的脸颊轻惹,低叹道,“只有在你面前才会如此。”

 

“子房。”颜路心头漫上一阵难过,有些难抑的情绪开始涌动,“那些时候,我都没有陪在你身边。抱歉……让你一个人难受,诉无可诉。”

 

韩王成的惨死,分崩离析的复国梦,对项羽无力施救的愧,夙牵夜绕的梦魇,缠绵反复的病痛,以及,划满伤痕的心……曾经只肯在自己面前毫无顾忌摊开的伤口,如今都被完好掩藏,不露丁点破绽。那些避重就轻的闲谈,那般无懈可击的笑容,他只愿叫自己看到最温柔最明亮的一面。曾经那么依赖自己的他,究竟历经了多少磨难才能拥有这样可怕的成熟……

 

“重重险关,都没能陪你一同招架,甚至……卑微到想要放手,违心地把你推给别人。我怎么能……”喉头忽然哽咽得说不出话,心口酸得难受。

 

张良感觉到怀里的人在微微发抖,心里一阵闷痛,忙吻住他紧阖着的眼睫,安慰道,“别这样,无繇,别这样想……我很好,没事了,我这不是好好地回来了么。”

 

张良抹去他眼角冰凉的泪,心疼得快要窒息,“别哭……”他极少见颜路这样失控过,印象里,师兄一直都带着温和的浅笑,心思静得如同无澜的湖水,即便投石问心,也不过牵起几圈微小涟漪。有时会觉得他真似偶落凡尘的仙人,握不紧,更猜不透。只有一次,他半昏半醒着同自己说,原来死后真能在阴间相见,再也不会分开了。那时他神色悲伤至极,几乎像是一碰就会缈然仙去了。

 

颜路失神地轻轻摇头,把脸埋进张良的肩窝,脑海中不断回现这一整天的种种画面:在自己几乎要陷落在“坐忘心法”带来的无尽虚空之际,他忽然就那么出现在面前,无声无息地吻了自己,唤着自己的名字,同自己说着,“想你我就回来了”、“我再也不走了”。想想多年前,他曾血气方刚地说出要为了理想“舍生取义”。如今,他又冷静郑重地告诉自己,视若生命的全部都是你,只有你,甘愿服毒,“舍命取你”。

 

 “再哭的话,我就亲你了。” 张良揉揉他发顶,又将发冠轻轻拆去,佯怒道,“不许哭了。”才说完又禁不住心疼起来,唯恐自己话说重了似的吻上他微红的眼角,轻轻安抚。“无繇,咱俩本就谁也不欠谁。”

 

颜路轻“嗯”一声,努力吸了吸鼻子,终是平复了久积在心底的难受。他也未料想到自己竟会如此失控,本该高高兴兴的时候却还是止不住落了眼泪。

 

张良仔仔细细地凝住他的脸,又摸了摸,忽然轻笑道,“无繇,你现在像极了一只小白兔。”

 

颜路闻言一呆,耳根出腾出几丝红晕。他早知张良性子调皮得很,却还是免不了被他打趣的暗自害臊。

 

“终于能这样抱着你,终于觉得安心了。”张良满足地低叹一句,摸了摸颜路泛红的鼻尖,最终吻上了渴望已久的柔软。

 

这样温柔而美好的质感,只轻轻一触便沉沦不已。相合的唇瓣迤逦缠绵,温热的吐息在唇舌间亲昵交换,浅描着入骨的相思。细嘬着对方口中软滑的嫩肉,轻咬住彼此的舌尖缠惹,慢而细致地扫过敏感的软腭,转而朝着喉咙深处狠狠侵扰,想要霸占完所有的美好才肯作罢。压抑在唇齿间的轻吟低喘渐渐谱成一支动情的调子,绵长的尾音勾撩得彼此心痒难耐。

 

“忍不住了,给我好不好。”张良极为留恋地摩挲着他后颈细嫩的肌肤,单手捏上他后腰煽风点火。

 

“又没叫你忍。”颜路微微一笑,松开环在他颈间的手臂,以便他为自己宽衣解带。

 

张良自然能闻弦歌而知雅意,几下便将他碍事的外袍扒到一边,双手又继续在他前襟作乱,嘴上也没闲着,细吮过他红透的耳尖,又在他格外敏感的耳廓上慢慢舔咬起来,惹得他微微偏头,唇齿间溢出几声勾人的轻吟。

 

张良唇角含笑,得意道,“太久没亲热了,无繇真是敏感得要命,嗯……”说着还故意凑到他耳蜗处挑出舌尖点戳,暧昧轻呢,“原来你这么想我。”

 

“……嗯。”颜路被他挑逗得有些意乱情迷,微阖的眼睫不住抖动着,颊上也浮出两抹红晕,难捱地道出一句,“快些。”

 

张良闻言十分满意,一改方才柔情似水的做派,直接将他的衣裳往两边猛一扯,露出胸前大片春光,腰间的礼节也被一把拽散,丢在了床尾。

 

颜路胸前倏忽一凉,惊喘一声,心道,早知道就不说先前那句了,他怎的这般孟浪。颜路微微抬眸,禁不住呵责道,“别把衣裳弄坏了。”

 

“无繇不必担心,弄坏了我来补。”张良眸光一斜,又将他亵裤也一扯到底。

 

颜路还在暗念,你会缝补才怪,净知道淘气,猛然觉着下身一凉,这下可好,基本上已是一丝不挂了。再瞧他,半眯着狭长的凤眼,满脸诡计得逞的狡猾神色,活脱脱就是只小狐狸。

 

【待续】


-----------------我是优雅的分割线-----------------


我说狐狸啊狐狸,一开始故作矜持,问师兄能不能给,这叫啥?先礼后兵?先软后硬?咱能不能少些套路多点真诚!看看你师兄夺么霸气,“我又没叫你忍着”(请正面上我~

下篇继续在这儿更,直接走链接你们懂得。


part 2 - R18

http://pan.baidu.com/s/1mirkQWo

后边还有一小锅,但有玻璃渣,不想吃的话其实看到这儿结束也行哟。


《坐忘归心》番外一·犹恐相拥是梦中(总)txt版:

http://pan.baidu.com/s/1nvzqw8h


❤啧。第一次给狐狸和颜美人炖肉,写得比较慢,因为遣词造句上格外斟酌,剧情和对话上也花了许多心思去安排,想给他俩一个特别美特别圆满特别值得回味的夜晚。这俩属于温柔缠情型的,久别重逢嘛~ 或许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希望大家多担待哟。
❤过阵子再爬回来给良颜撒糖,写个生子番外,名字暂定为《狐狸崽崽诞生记》。里面应该会有醋狐狸,温婉贤惠的美人儿,蠢萌的不疑宝宝,以及白嫩嫩的狐狸崽崽。精力充足的话应该还会再写篇颜美人身世的番外。话说都没人猜出他的身世咩?我记得正文前半部分有提到,还有他们家的家训,“内省而无愧,知悔而善改。乱世则行医救民,持正道;乐世则清心安守,戒骄淫。”

❤至于下一个良颜坑嘛~ 我已经有些思路了,名字初定为《留侯家书》,书信体,看过王小波的《爱你就像爱生命》嘛?就是类似于那种的。但目前手里坑比较多,不造啥时候能开。
❤这几天我准备重读一遍坐忘,校对错字外加稍微润色。弄完会放上一篇后记,撒上word版本的地址以便喜欢的朋友收藏留念。《前尘》也会再整理一遍,加上所有番外。另外,良颜这个坑还有个剧情歌,曲子选的《白石溪》,填好了找人录,到时会放过来。

❤最后,谢谢大家喜欢哟。再见啦,挥挥(^-^)/


评论 ( 2 )
热度 ( 16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