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第一次尝试BE,给了良颜 T^T 就是那篇《坐忘归心》...... 快把自己虐炸了,还好是双结局,HE一定要狂撒糖(握拳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这句出自《晴雪夜》,荀夜羽作词。这歌也有毒0.0 要不要这么合这篇BE啊,靠(摔!)


BE如下,慎拖-----




张良按图索骥,很快便在白云山陡峭的崖壁上找到那个石洞。洞内幽深阴冷,光线晦暗,起初张良心情急切,可真正来到洞内,却莫名放缓了脚步。他在害怕,可又不知究竟在怕些什么,只是心里抖的厉害,连气息也愈发不稳。

 

终于,张良见到了静坐在石床之上的颜路,他安静地阖着双眸,无声无息,对于自己的靠近似是全然察觉不到。

 

“无繇。”张良终于来到他面前。

 

颜路仍一动未动,垂手静坐,一把瑶琴横在膝头。琴弦结出一层薄霜,一身灰衣白袍透着丝丝寒气,他面容安然,无喜无悲,眼睫上凝着冰花。

 

张良没来由的一阵心慌,猛地抱住颜路。怀中的身体冰冷,了无生息。

 

张良大骇,双臂紧紧箍住他的身子,右手抵住他的后背,将自己的内力源源不断地输送给他,可他依然毫无反应。

 

张良的指尖颤巍巍地凑近,去探他的鼻息。

 

“无繇!无繇!”张良失了心神,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惶乱地去吻他的脸。

 

来之前赤松子曾说过,此石洞是修仙悟道的圣地,但百年来几乎无人敢入,只因洞内生有极阴寒的晶石,进入石洞修习的人若是不能抛却杂念、清净无虑,便无法集中心神抵御寒冷。久遭寒气侵袭,轻则周身僵乏无力,重则功力修为损减,甚至可能会因此丧命……

 

张良明白,颜路来此地闭关就是为了能借助外物,强迫自己长久集中心神,不再牵挂尘世,从而做到绝尘断念。可他万不会想到,颜路最终……

 

“无繇,你若真是放不下我,便不要放下……”张良止住了泪,极尽温柔地吻着他的眼眸、眉心、鬓发,最后久久停在他冰冷的唇上,缠绵不舍,“不许你放下,不许你离开,别离开我好不好……无繇。”

 

“我来了,这次再也不走了……”张良搂着颜路在石床上躺下,怜惜地摩挲他两鬓的碎发,喃喃低语:“终于能留下来陪你了,这里好冷,无繇,无繇……”

 

张良本就中毒已久,要不是抵达白云山之前服了能让他精神体力暂时提高的丹药,根本不可能支撑到眼下。失去内力的抵御,张良的身体开始僵冷,神志也越来越不济。

 

张良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模糊不清,渐渐地,他能够看清的东西唯有怀里的颜路。张良柔和地笑了,偎在颜路耳边轻呢,“无繇,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要陪我看尽十里荷花。荷花都谢了,是我来晚了。是我来晚了……”

 

第二日清晨,鸟雀的啁啾声唤醒了整片山林,峭壁上的石洞内,颜路慢慢睁开双眼。

 

长达一天的离识闭气让他有些疲惫,当意识回归时,他感觉自己正被人箍在怀中。

 

颜路心头一惊,缓缓抬眸,怔愣地看着眼前之人——他的子房回来了,心心念念的人正紧紧搂着自己,他鬓边的碎发垂在自己颊上,脸还埋在自己颈间。

 

可是此刻,这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怀抱却如此冰冷僵硬。

 

“子房,你回来了……”颜路颤抖着吻住他的唇,终是温柔地笑起来,那笑容真像一泓春水,轻漾点点落花。“你呀,总是比我走得要快一些呢……”

 

“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你终能留下陪我了,真好。”

 

……

 

我不曾累你山河,你亦不曾负我岁月,其实你我从未亏欠过彼此什么。若真要说亏欠,想来是这浊世,欠你我一段佳话……

 

【BE完】

 

原本还有一个稍稍好一些的BE,当时一直在纠结要不要放…还是放吧_(:3 」∠)_


多年以后,年幼的张辟彊扯着颜路衣角问道,“爹爹,我和哥哥都姓张,可为什么上次听到有人喊你颜先生呀?爹爹难道不姓张嘛?


颜路摸摸他的小脸,温和地笑,答道,“不,我的确姓张……”


最后,HE直通车^ ^

评论 ( 5 )
热度 ( 7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