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卫聂】一个相思成疾的故事 (超短篇)

  暮春三月,细雨吹花。一袭黑衣的少年正斜倚在花树底下,专注参读着手中所执的竹简,他的眸光柔和,唇角亦扬起一丝好看的弧度。
  
  “小庄,在看什么?”一袭白衣的少年朝花树底下走去,温声问道。
  
  “你猜?”黑衣少年唇角轻扬,露出荡漾一笑。
  
  “从师父的密室里……偷来的武功秘籍?”白衣少年有点困惑地猜道。
  
  “……师哥,跟我来一个地方。”黑衣少年忽然小心地将竹简收进怀中,上前拉住他的胳膊。
  
  “好。”
  
  不多时,二人来到峭壁上一处颇为隐蔽的崖洞里。卫庄点了支火把,二人一前一后/进了洞。
  
  “小心脚下,有很多碎石。”
  
  “哎呀……”
  
  卫庄刚想提醒,身后的人却已然脚下一绊,扑到了自己背上。
  
  “抱歉……”盖聂经他一扶,赶忙站好。
  
  “所以我们还是牵着手吧,师哥。”卫庄拉住他的手不但没有放开,反倒紧了紧。
  
  “嗯。”昏暗的火光里,盖聂并未看见那人唇畔绽开的得意。
  
  “这是……?”盖聂盯着洞壁上一幅幅图案,不确定地问道。
  
  “春/宫图。”卫庄面不改色。
  
  “诶?”盖聂面上一红。
  
  “小庄为什么带我来……”盖聂羞赧地摸了摸鼻尖。
  
  “因为……”卫庄忽然凑近,在他耳边低语,“想跟师哥尝试些新花样儿……”
  
  “唔……”盖聂被他毫无征兆的吻弄得十分无措。
  
  卫庄手中的火把忽然掉落在地上的水洼里,火苗跳动几下便熄灭了。
  
  “师哥,你害怕黑暗吗?”卫庄用沉缓溺人的语气问道。
  
  “小庄……别淘气。”
  
  “嘻,偏要。”
  
  ……
  
  许久之后,二人衣冠不整地从洞里走出,手却依旧保持着十指交握的动作。
  
  “你……怎可白日宣/淫。”盖聂拼命理着衣裳,轻轻嗔怪道。
  
  “哦?刚刚可是全黑着呢,师哥好大的忘性呀。”卫庄斜睨了他一眼,又飞快在他腮边落下一吻。
  
  “……”盖聂敢打保票,他的耳根绝对再度红了。“你方才看的竹简,到底是什么?”盖聂别过脸,企图强行转移话题。
  
  “啧……寒读之当之以裘,饥读之当之以肉,欢悦读之当之以金石琴瑟,孤寂读之当之以良师挚友。”卫庄意味深长地笑了。
  
  “诶,什么书这样好?”盖聂满脸惊奇地瞧着他。
  
  卫庄嗤笑一声,掏出怀里竹简递过去。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青青子佩,悠悠我思。纵我不往,子宁不来?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盖聂低声读着,面上却越来越红——这不是自己抄写的《诗经》里的篇目么……怎么会?独独这卷被师弟挑了出来,还随身携带。
  
  “你不在时,惟日日诵读此竹简耳……思君令人老。”卫庄忽而垂眸,淡淡开口。
  
  “小庄……”盖聂心头一窒。
  
  多年以后……
  
  “留下来,为我留下来。”
  
  “不会再离开了。”
  
  悠悠此心,经年相思成疾;
  悠悠此情,终是平生不负。
  
  【完】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