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山见水,不如见你。


秦时卫聂 | 良颜 | 非斯
史同平良 | 元白 | 嵇阮
欢迎勾搭 别打我的假考据hhh
Nothing but storytelling.

【前尘饮断】番外一·洞房花烛夜

 

喜笔执,庚帖誊,合卺双盏许三生,此时无限情。

兰窗萤,清宵星,帷暖烛红更漏停,交倾至天明。

 

溪边梨树旁,清泠月光里,盖聂卫庄二人同饮下那合卺喜酒,又郑重地拜过天地,遥拜过行踪未卜的师父,最终执手相携着回到了所居的院落。

 

此时盖聂双颊微红,浓浓醉意尚未消褪,大半个身子都依在师弟怀里。卫庄则满脸春风得意,单臂环紧了师哥的腰,脚下步子也配合地尽量放慢。

 

“师哥。”卫庄忽然止住脚步,揽紧了怀中微醺的人,抬腕将一只手搭上那人的肩,复又柔情地摸了摸他的脸。“既已成婚,师哥何不唤我一声‘郎君’来听听。”卫庄扬了扬唇,绽开一丝玩味的笑,堪堪瞧住那人。

 

但见盖聂眸中闪烁着些许水意,有点迷茫地回望着师弟,似是没听清他刚刚说的“轻薄之词”。

 

“喂,师哥……”卫庄摇了摇那人的肩头,眼角含笑,想要再次出言调戏。

 

“郎君。”盖聂脑袋有点迷糊,但看着师弟好看的笑,心头就像被厚厚一层蜜糖糊住了,甜得根本化不开。合婚庚帖,终身所约,合卺喜酒,偕臧白首……恍恍惚惚地轻唤道一声“郎君”,那人的俊脸倏然靠近,温热的唇便欺了上来。

 

卫庄听得师哥在耳边低低一声唤,一句“郎君”含着三分柔情,七分醉意,教人如何能不沉溺。卫庄缠紧怀里人的腰便将他抵在了房门上,顺势欺身吻住了他的唇,长舌颇为霸道地撬开了他的牙关,肆意侵掠着口中的细软,又猛地勾卷住对方的软舌,恶意翻搅起来。

 

“嗯……”盖聂被这突然袭来的一吻搞得措手不及,口中激烈翻搅带来的快感冲得他有点窒息,迷糊之中本能地想要偏头躲闪,那人扣在自己脑后的手却死死制住,几经挣扎,那人似乎微微恼怒,甚至有些暴虐地加大力度将自己的头按向对方。唇齿相交间,那人亦更为蛮横无理,凶狠地咬舐着自己的唇瓣,嚣张地碾过自己的舌,无休无止地向自己疯狂索取,似乎不将自己吻到窒息身亡便绝不肯罢休。

 

卫庄猛烈地吻着怀中之人,那人越是挣扎,他便越是情难自抑地想要征服他,占有他,恨不得将他拆吃入腹。

 

“咳、咳。”直到听见那人岔了气般的一声轻咳,卫庄才忽而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近乎疯狂,近乎凌虐。卫庄移了移唇,轻柔的吻转而落在那人耳鬓,有些心疼地将扣在他脑后的力度缓缓卸去,紧紧搂住腰的手也轻抚上他的背、替他着理气。

 

“小庄。”盖聂双唇微张,面上有些羞赧,被这么激吻了一通,这会儿他又清醒了许多。

 

“嗯。”瞧着师哥被吻得艳红的唇瓣,又盯住他嘴角垂落的一丝津涎,卫庄得意地扬起了嘴角。

 

“小庄你……既已成亲是不是也该唤我一声……”盖聂模仿着师弟方才的话说道。他刚反应过来师弟似乎趁着自己醉得厉害,已经占了好几个大便宜。又是引诱自己叫他“郎君”,又是强吻的,而且那“行恶”的证据似乎还……说罢抬手想要拂去嘴角那丝亮晶晶的“罪证”,那人温热的唇便又欺了过来,不过还好这回没有丧尽天良地把自己吻得喘不上气,只是暧昧地舔走了那些“罪证”。

 

“娘子。”卫庄用沉溺的语气在他耳边轻唤,有意无意地将温热的吐息洒在他敏感的脖颈处。

 

“呃。”盖聂一时僵住了,没想到师弟会唤自己这么一句,果真是恶劣啊。“你……作何唤我这个。”盖聂有些气郁,但更多的是羞赧,双颊已然浮出两坨红晕。

 

“喜欢你啊。”卫庄的手开始不安分地在师哥身上游移,目光热切地瞧着他泛红的脸颊。“新婚燕尔不都是这么叫的么。”

 

“可是,我、我是男子。”盖聂紧绷着身子,保持着自己淡定的面色,尽量不去在意肆意游走在自己身上的轻抚。

 

“师哥既知你我都是男子,那这洞房花烛夜该要做的事,便不用我教了吧。”卫庄坏心眼地想瞧瞧一向淡定持重的师哥难为情的模样,遂有意要撩拨他,从脖颈到耳根一路缠绵吻过去,灵巧的舌尖故意探出一截,在那人颈间留下一道湿滑水痕。

 

“龙阳之兴,分桃之好。我自是、知道的……”师弟这一吻平添了许多情色意味,盖聂纵是再愚钝,又怎会猜不出师弟眼下的心思。似是经受不住那些露骨的撩拨,盖聂有些难耐地偏过头,手指僵硬地攀住了师弟的肩。

 

“哦?师哥倒是博学多识,那待会可要好好教教我这个师弟了。”卫庄笑意更甚,张口含住那人的耳珠,留下温情缱绻的舔舐,落下绵绵密密的噬咬,又倏忽将舌尖探入他耳蜗中快速地戳刺了几下。

 

“啊……”一阵酥麻直袭心头,盖聂感觉脑内炸开了花,情难自抑得轻吟出声,抵在门上的后背快僵成了一块石板。

 

等盖聂再反应过来时,师弟已将自己推到了床榻上,正扒着自己的外衣。对上师弟灼灼的目光,盖聂有些不自然地偏了偏头,却没伸手推拒那人的动作,颇有点任君施为的意思。

 

他怎会不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和师弟皆已近不惑之年,“龙阳”、“分桃”这种事虽没干过,但也没少听说过,尤其是自己近年来一直在修撰史籍,各国风俗民情的记载中,也不乏与此相关的逸闻。洞房花烛夜,自是要行“周公之礼”,即便没经验,心里格外紧张,也不便开口推却罢。更何况,看师弟那模样,似乎想要得紧,自己总不好拂了他的兴致。

 

卫庄并没有三下五除二地将师哥身上的衣服尽数褪下,仅是将他的外衣外裤扒下,把亵衣的领口拉到最大,叫那薄薄的衣衫半褪不褪地垂曳着,似乎这样才别有一番情趣。

 

“师哥,在想什么?”卫庄以指腹缓缓划过他紧致的胸膛,若即若离地按捏着他的肌肉,似乎是故意在他身上煽风点火。

 

“没。”在想到底怎么行那要命的“龙阳之好”、“周公之礼”。显然自己刚才小小的分神又惹来师弟恶劣的性子再起,那人手上的动作愈发没有分寸,盖聂感觉自己前胸已被摸得一片滚烫。


“不专心,也不怕我罚你么。”卫庄狡黠一笑。


全文请戳链接---->

【再次提醒,R18 R18 R18】cp卫聂,不喜勿戳哈。

这是Tumblr链接(据说有的小伙伴无法用手机看tumblr)

http://mojito-ya.tumblr.com/post/140966477536/

这是百度网盘链接(所以我又传了个网盘版本)

http://pan.baidu.com/s/1sjZDADB


【吐槽】

炖肉炖的我好累,表示真心不会炖T T


评论 ( 4 )
热度 ( 46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