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唯我纵横】 前尘饮断 (原著历史向 回忆杀)(十一)

十一、决

博浪沙一队此次行动对上的是阴阳家的星魂、大司命、少司命以及车队中的众多秦兵。白凤、盗跖、石兰、虞子期正想办法拖住阴阳家,而大铁锤、苍狼王正将众多秦兵引向密林更深处,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则是由班大师驾驶的墨家四大机关兽之一——机关青龙。这架鲜有人见过的机关兽据传因杀戮太重而被墨家雪藏,在墨家机关城一战,机关青龙曾启动,帮助墨家弟子转移。当时见到青龙战斗场景的人恐怕都会终生难忘,青龙一出,便注定是血流千里,其势可令树动山摇,天地也为之变色。此次班大师驾驶青龙,恐怕不止要拖住敌军,更意在将其全部歼灭。前有墨家机关城数不清的墨家弟子重伤惨死,后有儒家小圣贤庄葬身火海,万千书卷付之一炬,当世两大显学皆因秦的暴虐一夜落没。如此时代,这般世道,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想要生存就不可再忌惮、退让。祭出青龙,“以战止战”才是明智之举。

 

盖聂和张良并没有跟随大部队一同行动,盖聂清楚,有一个人尚在暗处,而那个人才是目前最大的威胁。

 

张良听到盖聂说的话,并未出言发问,因为他也感觉到了那种极强的戾气,那种冰冷、阴鸷的气息让张良有些不安。倏忽,一群鸟儿惊飞而起,尔后树林一时变得极为安静。

 

“阁下既已到来,何不现身一见?”盖聂沉声道。旁边的张良也用力地握了握手中的剑。

 

有脚步声自远处传来,越来越近,但见那脚步声的主人一袭黑衣,火红的头发极为显眼,身背黑白双剑——那双剑便是传说中由春秋时期越王勾践督造的“玄翦”。蓦地,脚步声止住,来人浑身散发着慑人的戾气,脸上一道道伤疤纵横交错。他低声开口道,“盖聂,许久不见。”

 

“黑白玄翦,想不到多年后我还会与你一战。”盖聂淡淡地吐出一句,毫无惧色地看向来人,似乎全然不受那慑人的戾气所慑。

 

“就你自己么,你那个师弟呢?”玄翦嘴角一弯,有些挑衅地说道。

 

“对付你,我一人足矣。”盖聂听到对方提及小庄,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水寒剑。玄翦这个人对他来说不算陌生,他是罗网的旧主,也是多年前他和师弟初出鬼谷时遇到的最强劲敌。当年,玄翦尚未以他手中的剑作为自己的名字,而罗网的“六剑奴”也还是“六剑客”。卫庄那时正力图阻止韩非去秦国,而罗网则肩负着暗中协助“请”韩非公子前往秦国的使命。卫庄避无可避要与罗网恶战,盖聂则是阴差阳错加入了这场争斗。那一次,是他和师弟出谷后第一次联手,二人先后对峙“六剑客”、玄翦和越王八剑“惊鲵”的旧主清沧。那一战,最终以纵横惨胜告终,“六剑客”损伤惨重,清沧失血过多不治身亡。而玄翦则遭受出道以来最致命的打击,“六剑客”是由他付诸心血一手栽培,而剑客清沧更是他的发妻,经此一役,玄翦真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此后他性情大变,整个人都散发出慑人的狠绝阴鸷气场,并抛却了姓名,仅以手中的剑“玄翦”为名。嬴政得知罗网的惨败,便授意赵高接手罗网,为“惊鲵”和其他落空的宝剑寻了新主子,玄翦则自此隐修多年。盖聂本以为玄翦已无意重回罗网,没想到在多年后还能再次对上他。

 

“哦?口气倒是不小。多年不见,你这性子倒是更像你师弟卫庄了。哼。”玄翦阴恻恻地露出一个笑,又瞥了一眼站在盖聂旁边的张良。“不会是又多了个师弟吧?”

 

“要打便打,何必废话。”盖聂一反常态地有些发怒。

 

当年那一战,他和师弟虽然胜了,却也只是惨胜罢了。那时小庄还是过于年轻气盛,战前便对性格同样狂傲的玄翦出言挑衅,两人针锋相对,大有一副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架势。卫庄先后同多人对战,最后又遇上跟自己水火不容的玄翦,卫庄那次受伤极重。盖聂每每想起那一战,想起最后全身浴血的小庄,都觉得后怕不已。

 

“哼。”玄翦翻手拔出背上的黑白双剑,脸上纵横交错的伤疤显得愈发狰狞可怖。

 

“子房,你先退到一旁。”盖聂转头对张良道。张良看了看自己被血浸染的左肩,清楚自己继续站在这儿不仅帮不上忙,还会变成累赘。他对着盖聂略一点头,便退到了一旁的树下。

 

只见盖聂神色一凛,率先拔剑出手使出一招“长虹贯日”,势如破竹般朝着玄翦而去。盖聂自见到玄翦的一刻,便开始担心卫庄眼下的情况。此次嬴政派出阴阳家的星魂、大司命、少司命和玄翦来歼灭博浪沙刺秦队伍,那么显然“六剑奴”仍留在琅琊行宫内守护。虽然近年来阴阳家内部已经分裂为两派,月神、东皇太一等人不再为帝国效力,除了自己这边的三人,应该不会有其他阴阳家的人留在行宫内。但行宫护卫的秦兵绝不会少,还有一个高渐离需要营救,而且卫庄一队人数本就不多。现在卫庄多半在独自应对杀人机器“六剑奴”的围击,上次对战“六剑奴”,盖聂便知晓其厉害,若不是跟师弟二人联手,恐怕仅凭一己之力很难应对。自己必须尽快对付玄翦前去支援师弟,绝不可恋战。这般思索一番,盖聂便下定决心要率先出手制敌,以求速战速决。

 

林中一时剑光翻飞交错,剑身相交时的铿锵铮鸣声不绝于耳,二人的激烈交战带起阵阵黄沙漫飞,林中树叶簌簌飘落。玄翦确实是个劲敌,盖聂多年前便知道,虽然经过这些年无论是自己的剑术还是对战经验都大有提升,但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实力同样增长了太多。可是不知为何,今日玄翦似乎有意躲闪退让,总是不肯同自己正面交锋。此时盖聂心神高度集中,不得半丝松懈,也顾不得再多想了。不肯出绝招,那便等着我逼你不得不出手吧。

 

“呵,你今日剑招使得这般着急,是想要今快脱身么?”玄翦早就看出盖聂急于脱身,故而有意地躲闪,偏不遂了盖聂的愿,故意让对方急躁而失去耐性,以便自己抓出破绽一举攻破。

 

盖聂不理会玄翦的蓄意挑衅,借着刚才一招脚尖沾地,身子向后撤去,以便蓄力使出致命一击。他右手持剑,陡然迸发出自身强劲的内力将手中之剑迅疾催出,紧接着自己也朝着剑的方向追来——百步飞剑,一刃断喉。玄翦早领教过这一招的厉害,这些年亦不曾停下对此招的琢磨、拆解。但见他右手黑剑蓦地腾出,竟对着水寒剑来的方向飞去,但那黑剑并未与水寒剑针锋相对,而是以坚硬的金属剑柄将水寒剑的剑势格住并截缓,以便玄翦以左手白剑旋即出击,趁机将其摆落。盖聂看出玄翦拆解这一招的精妙,自是不能遂了他的意。盖聂这一剑其实本是虚晃一招,让对方被疾飞而来的剑气所慑,措手不及,真正的绝杀一击是盖聂接下百步飞剑从对方身后的反刺。既然对方有意“替自己”接住百步飞剑,那么他要做的便是找出对方瞬间的弱点——那便是玄翦虚于防御的腿部。盖聂目光雪亮,眼见要到玄翦面前了,他陡然单手撑地,身子顺势前翻对着玄翦下盘飞出两脚。可玄翦实力果然不同以往,对盖聂的招数亦是深有研究,见两道腿风袭来便迅疾地仰身后倒,堪堪躲过了盖聂此击。

 

这招对峙,二人竟似不分上下,一时间战局更为胶着。玄翦并不着急,可盖聂却一直焦心师弟那边的情况,再这么跟玄翦消磨下去的后果,他根本不敢想。要如何才能摆脱对方尽快脱身呢?盖聂头上开始冒汗,一向淡定的他这回是真着急了。

 

蓦地,盖聂有种不妙的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似乎在以诡谲的方式逆转,一阵锥心般的灼痛腾地散开,沿着自己的奇经八脉流窜,波及至周身要穴,烧得他四肢百骸一震。这是——这种感觉……盖聂以剑支地,面色不改,绝对不能让对方看出自己此刻的式微,否则对方必会看准自己的弱点出招针对,到时自己未必敌得过,更遑论要尽快脱身了。眼下的办法,只有暂时稳住他,让他以为自己没有出手的意思,等等看自己身上的痛楚能不能自行缓解。额上一滴汗滑落眼角,盖聂微微闭了闭眼,死咬牙关,强忍身上的恶痛和几欲晕眩的感觉。他心中发狠,暗想着必须要撑住,便咬破了舌尖,尝到口中血的腥味,终于清醒了许多。

 

“怎么,刚才那么急,这会儿又不急着打了?”玄翦虽然知道盖聂刚刚那一招自己只能算刚好应对住,自己能否战胜盖聂尚未可知。但兵法常道“攻心为上”,自己眼下决不能输在气势上。

 

盖聂心道不妙,起初自己急于攻击,可现在又迟迟不出招,要是再不出手可能很快就会被对方看出破绽。正当他焦心不已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

 

“你接下来的对手是我。”一串沉重的脚步由远而近,满地的落叶都被震得飞起。

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身背巨剑的人走到众人面前。

 

“胜七。”盖聂有点可不思议。虽然胜七是农家弟子,但他一贯特立独行,江湖人称“黑剑士”,除了罗网曾经利用其兄弟威胁他为帝国效力,还从未见过他听命于任何人。而且这个人曾经被自己亲手抓回了秦国大狱,跟自己可以说是颇有些过节,他此刻怎又会跑来相助呢?盖聂着实想不通。

 

“盖聂,你该知道自己眼下有更要紧的事去做。”胜七一脸凶煞的看着盖聂,瞧那神情似乎在说“还不快走,少在这儿碍事打扰我找人单挑”。胜七见盖聂一脸不解,还愣在原地没有走的意思,眼一瞪,出言道,“卫庄在等你。”

 

盖聂在听到这句话的刹那心头一震——原来是师弟安排了胜七来援自己么。



【TBC】


【本章后记】

不知道有木有小伙伴猜到上一章结尾“难对付的人”是黑白玄翦呢~嘿嘿,再来猜猜Win7是怎么被小庄搞来帮忙的吧(^.^)/ 下章揭晓哟~

对了多说一句,之前有人问。我这文首发在贴吧卫聂吧,如果想用贴吧看文的话可以搜文章名字,或者搜我,我用户名是“子皙_”。

评论
热度 ( 12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