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山见水,不如见你。


秦时卫聂 | 良颜 | 非斯
史同平良 | 元白 | 嵇阮
欢迎勾搭 别打我的假考据hhh
Nothing but storytelling.

【唯我纵横】前尘饮断 (小剧场)

【小剧场·美不自知】

卫庄是个非常讲究的人。他的这种讲究同他自幼在韩宫中生活有关,当然,更多的则是他性格使然。他的讲究除了体现在吃饭“挑食”上,还在穿着打扮上表现得十分明显。

六国皆知韩宫里的风气颇为奢靡,无论是宫廷里的音乐,还是前朝后宫人们的穿着都将这种风气体现地淋漓尽致。以往在韩宫中,各色各式的绫罗绸缎、华锦绮绣多不胜数,卫庄自可任意挑选。不过他对宫里某些人过分浮夸的穿衣风格一贯嗤之以鼻,以他看来,再上乘的衣料,再精美的图案,再华丽的款式,都需要懂得搭配,否则穿出来的效果会很滑稽,导致自己本就差劲的气质雪上加霜,甚至会令旁人不忍直视。当然了,懂得搭配固然重要,可颜值和气质才是关键中的关键,卫庄对此自然是十分自信的。

初到鬼谷学艺,他非常不适应,也十分汗颜。自己的师父一看就是个不甚在意自己穿着打扮的人,他不光每日穿着那件有着丑陋墨绿色边和土黄色衣带的直裾,外加一件毫无设计感、有个大大的“鬼”字的黑袍,还非要徒弟们也穿把“鬼”袍穿在身上,要不要这么高调,全世界都要知道他们是师出鬼谷的了好吗……当然,卫庄并不会对师父直言这些怨念,不然早被鬼谷子拖出去吊打了。

卫庄这回好容易跟着师哥下山一趟,他嫌弃地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粗布黑衫,又嫌弃了一番师哥,然而师哥一脸茫然,并不明白自己在嫌弃些什么。卫庄心中替他默哀,可怜的师哥早已被“土气”的师父大人带到了沟里,到哪儿都穿着他那件洗的有些发黄的粗布短衫。呜呼我大鬼谷弟子穿着竟如此寒碜!悲哉悲哉!

卫庄掂了掂手里的钱币,决定拖着可怜的师哥进行一番改造,于是他推着师哥进了城里最大的一家制衣铺子。偏头看一眼师哥,自己这个傻师哥正垂手呆站在铺子里,一副无从下手的模样,卫庄估摸着他是从没好好给自己挑过衣服了。卫庄轻叹了一口气,有点好笑,又有点无奈,自顾自地左挑右选了起来。

这件玄青曲裾颜色不错,样式端庄大方,袖口领口还绣有富丽的饕餮纹,面料摸起来低调奢华有质感…不错不错,不知道师哥穿上会是怎么个效果,应该会有点富家公子哥的感觉?这件芦灰色深衣瞧着倒是很儒雅,要是再配上一件竹青色的系带就更文雅了。啧,待会让师哥穿上瞧瞧,不过会不会太书生气了一些?那这件苍色短打如何?设计的倒是十分利落飒沓,下裳的长裤料子也可以,配上一双霄云短靴的话,应该会很帅气……

卫庄一边精挑细选着衣服,一边想象着自家师哥穿上它们的模样,嘴角的笑意愈发深了。卫庄转头把满怀的衣服塞给师哥,笑吟吟地说道,“师哥,穿上它们给我瞧瞧。”

“啊?这些都是给我选的?小庄?”盖聂赶忙抱住朝自己塞过来的一大坨衣服,难以置信地看向师弟,那家伙正两手空空的瞧着自己,满脸得意的神色。

“是呀,既然师哥没什么买衣服的经验,那就只好让我这个贴心的师弟代劳了。”卫庄满脸堆笑,推搡着盖聂进里屋试衣服去了。一向善解人意的盖聂怎好辜负贴心师弟的满满心意呢?盖聂只好任师弟推着自己试衣,待穿好,还要出来给师弟“一一过目”,纵容他对自己的各种调侃揶揄。

“师哥,你穿上这身玄青曲裾可真是俊哪。颇有点纨绔子弟的风流了哦……”


“师哥,你穿这身芦灰深衣很有趣呀。敢问这位公子要往哪儿去呀?怎么还脸红了…啧。”
“师哥,不不,这位少侠,在下有酒,你可愿与我同饮一杯呢?哼~”

“师哥~”


“……”

“师哥~师哥~”


“……”

“师哥~你衣服没穿好,露了。”


“……!!!”

盖聂纵是再有定力,也受不住师弟几番调戏,终于忍不住破功了。

“小庄!!”

“怎么了?”师弟露出魅惑一笑,堪堪将自己看着。盖聂感觉自己气势顿时落了下去。

“呃……到底哪件好快买下了事我饿了要去吃饭。”盖聂看着笑得满面春风的师弟,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跟他生气。

“其实我哪一件也不满意。”卫庄虽然刚刚调戏师哥调戏的挺来劲,但是他总觉得,这些衣服都有些不适合师哥。说不好哪里不对,但就是没有那种让他眼前一亮的感觉。哼……师哥果然是个气质奇怪的家伙么?都陪他挑了大半天了,还是没一件能符合自己的完美主义。

盖聂听到师弟说没一件满意的,顿时感觉天昏地暗、自己要爆炸了。真的没有在开玩笑么,这都大半天了衣服也试了十好几套了……小庄是故意在捉弄自己吧?

“师哥,不如你自己挑一件?”

盖聂皱了皱眉,朝柜上走去,随意挑了一件看着还算顺眼的白色衣服换上了。

卫庄看向师哥,他此时正身穿一件月白长袍,袖口绣了圈荼白色的重环纹,素净中却又透出几分潇洒来,虽不算是什么上好的布料做的,看起来甚至有些粗……但是穿在师哥身上,说不出的合适。

盖聂有点紧张地瞧着师弟面色,生怕他又说难看又要折腾自己。

“合氏之璧,不饰以五彩;随侯之珠,不饰以银黄。其质至美,物不足以饰之。”卫庄看着师哥,缓缓道出这两句。不知为何,自然而然就想起公子非的这两句话了,用在师哥身上,再合适不过了。那人一身素衣白袍,却有说不出的合适,说不出的好看。

这是在夸自己好看?盖聂听得师弟的话,有点惊讶,又有点脸红,嗯,他的确有点……脸红。这个素来口舌不饶人的师弟鲜少对人出言称赞,他今日……怎么……怎么这样会说话,夸得自己都有点尴尬了。

“小庄,我……”盖聂有点不敢直视师弟那好看的眸子,忙瞥向一边。想说出句话来缓和这种奇妙的氛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行了师哥,我们走吧。”卫庄嘴角一勾,略一摆手,径自走向店掌柜,付账去了。徒留盖聂一个人在原地,又尴尬,又脸红,还有点……有点高兴?

卫庄走回来,看见自家师哥这副模样又生出了调戏的坏心眼。猛地凑近,在他耳边低语道,“师哥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令我这个师弟羡慕不已,啧。”

盖聂没言语,只是耳根红了,急忙转头朝店外迈去。

呵,那个人害羞的模样真是有趣得紧呢。其实这世间至美,最贵在美而不自知,正如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卫庄这般想着,抬步去追自家师哥了。

后来的多少年,盖聂一贯喜欢穿素衣白袍,没来由的。或许有来由,但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年那一天,那个人微微一笑对自己说着:

“合氏之璧,不饰以五彩;随侯之珠,不饰以银黄。其质至美,物不足以饰之。”


【Fin】


我来没节操的污一把。小庄:“合氏之璧,不饰以五彩;随侯之珠,不饰以银黄。其质至美,物不足以饰之。师哥,其实你什么都不穿最好看。”😝😝😝

 

说到衣服,上一章有写到张良为了缅怀韩非不再穿水绿色衣服,变成穿紫色衣服了,连发带也换了紫色的。这个细节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感觉玄机里面的人物服饰基本上都是不变的,回忆杀里人物的衣服也都大多和他们现在差不多。但只有赤练和张良不一样。赤练是因为身份和心态变了所以换了打扮。张良我猜也是类似原因。天行九歌的漫画里面子房一身水绿衣服,特别青葱。但是动漫里的就不一样了,我猜是因为韩非。又或许只是我多想了吧。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