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唯我纵横】前尘饮断 (原著历史向 回忆杀)(十)

十、骇
  

张良永不会忘记,多年前韩国覆国前夕,韩非的死讯从秦国传来时的情形。

 

人人皆以为公子非是因劝说嬴政不要攻韩、触及龙鳞而被打入狱中,经不住牢狱折磨,终病故。但张良对此从不相信,他了解韩非的性格为人,韩非虽然固执高傲,但绝对不是不识时局之人,那时他怎会不知,若触怒嬴政,必会为他的国家招致祸水。他的死因必定跟他所掌握的“苍龙七宿”的秘密有关。后来李斯曾在桑海秘密会见张良,并问及“苍龙七宿”的事,由此张良很确定,目前嬴政仍未得到这个秘密。既然此秘密尚未泄露,那么韩非当年遭遇的状况无非只有两种:其一,他不愿透露这个秘密,亦不想被“六魂恐咒”所挟持,于是自尽,将这个秘密带进了坟墓。其二,他被秘密手段控制住,嬴政为了榨出他身上的秘密,将他雪藏了。虽然以韩非的性格,十之有九会选择自尽,但是仍不能排除后者的可能。也就是说,韩非也许真的还活着。

 

在看到那一袭紫衣时,这些想法和推断在张良脑中飞快闪现。排除了所有不可能,那么得出的结论即使再不可能也是事实。依照眼下的情况,张良认为韩非确实还活着,且此刻就在那马车之中。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张良纵使是再深谋远略、运筹帷幄,也难以预料到此刻所面临的情形。他早料定嬴政必不会在马车中,马车应该是空的,或是坐着什么无关痛痒的人。可他万万不会想到,车里坐着的会是自己此生最为敬重的人,他的同窗好友韩非。

 

嬴政此步棋不可谓不毒辣,但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安排可使嬴政成为最大的赢家。韩非的出现会从根本上扰乱整个刺秦计划。若韩非被盖聂所杀,那么盖聂必会与自己以及卫庄结怨,原本勠力同心的反秦队伍也将遭遇最致命的内部威胁,甚至会分崩离析。即便韩非未被一击杀死,也必遭受重伤,但只要有卫庄和自己在就绝不可能丢下他不管。可是想要在应对敌人的同时救人,绝非一件易事,甚至可以说是难于登天。

 

张良思及此处,中心不由生腾出难以遏制的怒火。杀人先诛心,嬴政果然不是善类,以自己好友为箭靶,挑起纵横敌对,内部分歧,令自己的谋划枉费——此等心机手段真可谓是“妙绝”,呵……张良此刻忽觉得让嬴政被“噬心蛊”慢慢蚕食而死实在是太过于仁慈,他此刻恨不得将嬴政千刀万剐,榨其血肉,敲其骨髓,分其尸首,曝于荒野喂野狗。

 

“不可——那是韩非!我的兄长公子非!盖先生不可!!”那一袭紫衣就近在眼前,自己却要拿什么救他才好?张良心中怒极悲极,可他根本追不上剑的速度,只能大喊,寄希望于盖聂。

 

盖聂这一招出手如电、势若长虹,一旦击出便难以收回。听到张良在身后声嘶力竭地大喊,惊骇的同时,他已催动内力飞快地朝疾飞的水寒剑赶去,只图在利剑见血封喉前将其截住,力挽狂澜。倏忽间,利剑眼见就要命中趴卧在马车上的韩非,盖聂猛然向前伸臂将剑柄握住,一声怒喝,以和催动百步飞剑气势相当、却截然反向的内力,止住剑锋再进一寸。此刻两股截然相反的劲力在他身上激烈对抗,他五指却仍是死死紧扣剑柄不放,手臂也因过分发力而青筋暴起。劲道登时卸去时,盖聂已被自己内力激烈的冲撞震落在地上,他左手紧紧捂住起伏不断的胸口,竭力平息着剧烈翻腾的内力。握剑的右手虎口发麻,不可抑制地颤抖着,指尖已渗出殷红的鲜血,一滴滴直往地上坠去。这一截,他几乎拼尽了全身力气,要不是右手仍以剑支地,恐怕早已难以稳住身体不倒下。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盖聂忽然想起师弟常用来调侃他的这句话。是了,自己就是这样,有着顽固而盲目的自信,恐怕这辈子都改不掉了。呵……他要是见到自己这幅狼狈模样,又会嘲讽自己要当“救世主”了。

 

张良此时也已经赶到韩非身前,上前扶住盖聂,问他要不要紧。盖聂摆摆手,示意他快去看看被砸在马车里的韩非怎么样了。

 

张良带着平生从未有过的慌张神色,几乎是奔扑到了马车前,拼命搬开压在韩非身上的马车残骸。此刻,低垂着头的韩非似乎终于缓过来一些,艰难地抬起头,唤了声“子房”。

 

张良听得这一声“子房”,心中酸楚得厉害,几乎要掉下泪出来。眼前的这个人,自己曾以为他早已化作一抔黄土长眠地下,自己曾无数次深沉缅怀,痛不可当。他逝世的那年,没人知道张良为何不再穿最喜欢的水绿色衣袍,转而将衣袍发带全都换成了紫色。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为了忘却的纪念,为了时刻告诉自己斯人已逝,警醒自己永不可忘记丧兄之悲、亡国之痛,永不可忘记“韩国人”的身份。

 

“子房……”韩非颤抖着朝张良伸出了手,露出极为艰难的神色。张良连忙近前,想要将其牢牢握住。不可失去,再不可失去……

 

可就在此时,忽听盖聂大叫一声“子房不可”,张良旋即感觉一股劲力将自己撞向了一旁,力道之大几乎令自己摔到地上去。回头却见韩非正死死扣住盖聂的手腕,而那双手已经变得犹如火焰般赤红,呈现出诡异的银色花纹,指甲漆黑如墨——那根本不是韩非——分明就是阴阳家的大司命!

 

方才盖聂见韩非神色痛苦,也想上前相助,可就在近身的刹那,盖聂感觉到一种诡谲的气息,而那绝不是韩国的公子非可以发出的。以剑客独有的警觉和他多年的经验判断,那是一股几不可察的戾气,冰冷、肃杀、狠绝。情急之下盖聂只能将已经快要扑到韩非面前的张良推了出去,不料那不知来路的人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了自己的右腕。盖聂的右臂因为刚才“力挽狂澜”的猛烈冲击受了损伤,眼下尚未缓过来,倏忽被捉住右腕,竟使不上力气没能挣开。

 

但见大司命已全然抛弃伪装,显现出了本来面目,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她翻起未扣住盖聂的另一只手,就要催发出一记“骷髅血手印”。张良见盖聂被大司命困住,一时急中生智,挥剑便向大司命的手腕砍去,大司命虽撤手放开了盖聂,却猛然转头,向着张良袭出一记“骷髅血手印”,张良回身疾躲,却还是没能完全躲过,左肩登时血肉模糊。而盖聂则在脱困的瞬间以左手蕴聚内力,攻向大司命。劲厚的掌风正中大司命心口,逼得她一口鲜血喷出,再无力对张良出手。

 

此时除盖聂、张良外,众人对上的则是少司命、星魂以及车队中众多秦兵。盗跖正同少司命斗法;石兰、虞子期以蜀山秘术应付星魂,白凤使出凤羽六幻在旁相助;大铁锤和苍狼王的狼群则正与秦兵缠斗着。众人本就是假意刺秦,于是且战且退,诱敌往离行宫更远的地方而去。

 

张良扯下一块衣料裹住血流如注的左肩,和盖聂跟随众人一并退往林中。张良忽觉盖聂停下了步子,便回头朝他看去。

 

“有一个人还未出手。那个人,很难对付。”盖聂看着张良,神情严峻。


【TBC】

度受抽了,吞我文丝毫不带商量的!还是Lofter好,么么哒!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