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淡圈,等有了好故事再回归。遥颂春安🌸

【唯我纵横】前尘饮断 (原著历史向 回忆杀)(五)

五、局
  

 

盖聂回到鬼谷已经两月有余,将闲置许久的厨房、卧房收拾出来,把先前师父留下的书卷整理得差不多,院后的菜地也重新围了,种了些许适时的蔬果。重阳将近了,他琢磨着去给先人扫扫墓,顺道再上山采些药材回来。

 

行至小峰门,但见一间简陋的亭子,亭中有九尺见方的一块青石板,根据上面的刻痕,依稀可辨那是一张六博棋盘。

 

盖聂曾问过鬼谷子那是何人留下的棋盘,鬼谷子叹息道,“是孙膑和庞涓留的,当年他二人在鬼谷修习,上山砍柴小憩时,常在那处下棋,对垒斗智。”当时卫庄尚未进谷,盖聂听罢,几不可闻地叹了叹,孙庞斗智的故事他自然是知道的,那二人的结局更不必说。他心中忽生出一丝侥幸,幸好师父只收了自己一个徒弟,省却了许多你争我斗。可没过太久,师父便给自己寻来了个师弟,于是盖聂心里那丝侥幸终究还是给鬼谷子掐灭了。

 

此处山势险峻,视野极为开阔。自亭中面东望去,可见古城朝歌,朝北远眺则是当年殷纣王的鹿台。他和师弟曾在上山采果时途径此处,那时小庄见此棋盘,便拉着自己下棋。按照六博棋的玩法,双方应各有六枚棋子,可二人纯属一时兴起,根本没备什么棋子。

 

“师哥,不如就去摘几颗枣子作棋子。”卫庄心生一智。

 

看师弟一派兴致勃勃的样子,盖聂便应下,摘了五颗红枣、五颗青枣作为双方的“散棋”,又从篓子里掏出两枚刚在山里采的无花果作为“枭棋”。手头没有可以拿来当作“棋箸”的东西,二人便直接猜拳定行棋步数。一局终了,卫庄险胜,得意洋洋地拎过盖聂那颗“枭棋”无花果,三两下剥了塞入口中。

 

“师哥,你输了。这些可都归我了。”又一扫袖子,把盖聂的五颗青枣也卷了去。刚往嘴里塞了一颗,就暗叫一声不好,满脸嫌弃地把其余四颗都抛给了盖聂,“哎呦酸死了!”

 

盖聂有点好笑地看着他,微微一矮身,把棋盘上的五颗红枣拈起来塞给了他。

 

“师哥,你说,这是谁留下的棋盘?”卫庄边用袖子擦那几颗枣边问道。

 

“孙膑和庞涓。”盖聂回忆着当时师父跟自己说的,“师父说这就是他们师兄弟当年对垒斗智的地方。”

 

“对垒斗智,啧。”卫庄抛出一个不屑的笑,“依我看来,行这六博棋,本就是猜拳凭运气罢了。传说中的‘斗智’不过是在博运气么。”

 

“小庄,我记得师父曾说过你颇有些像庞涓。”盖聂忽然就想起师父的这句话来。

 

“哦?那师哥可不要像孙膑那般,被自己的师弟施以‘膑刑’、‘黥刑’,被巧言蒙骗而著兵书。师哥最好也别指望装疯卖傻能够骗过我,我对你的说谎水平可清楚得很。”卫庄说罢,有些玩味地看向盖聂。

 

“……”这,盖聂一时竟无语凝噎。

 

多少年了,这块青石板上的棋盘仍在,这处亭子望出去的风景亦不曾变,改变的唯有……唯有下棋的人。想起多年前的那一盘棋,想起小庄吃下那颗酸枣时的模样,盖聂勾起了嘴角。他走到不远处的枣树旁,摘下五颗红枣,摆在了棋盘上。

 

庞涓向魏惠王举荐孙膑,孙膑欣然,遂前往魏国投奔昔日同窗,岂能料到一切不过是庞涓设下的局。遭庞涓诬陷私通齐国,受‘膑刑’后,孙膑终于明白自己中计,故而烧掉将成的兵书,装疯卖傻,终蒙骗过庞涓,逃往齐国,庞涓亦未曾料到这是孙膑布下的局。后来孙膑施计,令齐军佯攻平陵示弱,布下“围魏救赵”之局,大败庞涓。又在魏齐交战之时设下“减灶法”佯装示弱以诱敌,最终致使庞涓彻底失势,自刎于马陵。此二人同窗数载,却又互相设局相欺。可若是不曾彼此信任,彼此了解,又何来这数番的欺骗?孙膑对自己和庞涓的同窗之谊深信不疑,终遭残害。孙膑深知庞涓狂傲自负的性格,故以强示弱诱骗他多次中计。纵观二人尔虞我诈的一生,竟说不准究竟是谁欺诈了谁更多一些……

 

生逢乱世,又有谁是可以全然信任的呢?思及此处,盖聂不禁苦笑。

 

转过小峰门所在的隘口,盖聂来到一处陡峭的山崖,他攀着树藤,荡进瀑布后一处极为隐蔽的洞穴。洞口散乱堆着些碎石,盖聂燃了根火把照明,朝洞穴深处走去。盖聂于两方无字碑前跪下,以手扫去碑上积的厚厚一层灰,端端正正地拜了三拜,又从腰间掏出酒囊,将酒缓缓倾洒在碑前。盖聂凝视着较为古旧的那方墓碑,神色极为恭敬,缓缓开口,“庞老前辈,晚辈盖聂来为你扫墓了。”

 

当年庞涓于马陵自刎后,孙膑将其枭首示众,割下他的头颅献给了齐王。至于其尸身,世间广为流传的说法是,与死在马陵的魏军一同埋葬荒野了。但盖聂清楚,他的墓其实就在鬼谷,就藏在这云梦山的水帘洞中。盖聂第一次误入这洞去问师父时,师父满脸讳莫如深的神色,最后才道出真相。孙膑念及同门之情,偷偷将庞涓的尸身带回鬼谷,葬在了那个洞里。而另一块无字碑,是师父亲手立的,埋骨之人是师父的师哥,盖聂的师伯。

 

纵使亲手置对方于死地,却还始终惦念着那份同门之情吗?立这无字之碑独自祭奠,何必?何苦?盖聂也曾像卫庄一样,认为自己应该遵循师门规定,一决生死,毕竟天下至强之剑只需一柄,天下至强之人亦只需一位。但是自从他见到洞里那两方无字碑,就愈发不愿面对最后的决战。他太想逃脱门规的摆布,太想逃离被写定的命运。因为最后进躺洞里的,无论是小庄还是自己,他都决不能接受。

 

可是此刻,他却愈发感觉到宿命的恶意。有些命运,是否终究避无可避……譬如每代鬼谷弟子针锋相对、一生一死——诅咒般的宿命。

 

盖聂没有将小庄带回鬼谷,更不愿将小庄葬在这个幽闭的洞里,为他立那冰冷的无字碑。

 

“很多人被命运安排,而我安排命运。”那个人曾这样说过。

 

“这就是你为自己安排的命运吗?”明知他不会听到了却还是要问。盖聂吹灭手中的火把,走出了那个埋骨的洞穴。

 

“你布好一盘天下棋局,却将自己逐出了局……”


【TBC】


  

评论
热度 ( 12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