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山见水,不如见你。


秦时卫聂 | 良颜 | 非斯
史同平良 | 元白 | 嵇阮
欢迎勾搭 别打我的假考据hhh
Nothing but storytelling.

【唯我纵横】前尘饮断 (原著历史向 回忆杀)(一)

【前言】

从秦时第一部就开始萌纵横cp,之前在吧里一直是默默潜水看文,终于忍不住手痒自己写文了。希望喜欢的小伙伴们来个赞。

我自己是既站卫聂cp也站聂卫cp哈,觉得谁攻谁受没那么重要啦,只要他们在一起就够了!因为是清水,所以番外之前绝对不会定攻受,番外炖不炖肉我还在考虑。到时候也会提前说的,以防大家踩雷。
 
咳,好啦,我要说说文的内容了。原著向,历史向,1v1无其他人乱入,清水(番外不一定),目测中篇。故事背景是公元前210年,嬴政37年,也就是政哥挂掉那一年。回忆杀有点多,HE(放心放心是HE),但过程略虐。
 
P.S. 相信我,这是一个比悲伤更悲伤的故事,也是一个比温馨更温馨的故事。
开始撒文:


一、归
  

季夏时节,虫鸣于野。夜凉如水,铺满空庭,庭中唯树影轻摇,堪堪映落于一袭白衣之上。那白衣之人正立于在阶前,抬首远目,遥对天心一弯明月。不多时,他坐在阶上,低头去拆一坛酒的封布,待那坛口一启,一股醇厚的酒香便四溢开来。举坛豪饮,甘冽的酒疾奔入喉,一团暖意登时在腹中化开。一饮作罢,那人垂眸,悠悠看着几欲见底的酒坛,眸子里除却丝丝缕缕的醉意,竟还映着几分道不明的柔情。叫旁人看去,定觉得此人是个嗜酒如命的,不然又怎会对着一个酒坛凝神痴笑,好似见着心上人一般。

 

公元前210年,秦王政37年。离开鬼谷十年复七年,盖聂终于重归此地。当年师徒三人所居的小院已是荒草丛生,屋后的菜园里长满了不知名的黄色野花,庭前的取水用的筒车朽成了几摊废木,几间木屋久经雨打风吹,染上老旧腐朽的颜色,连房顶也塌漏了。经过盖聂几番收拾修缮,久弃失修的院子总算有了几分“人迹”。

 

直到暮色四合才算忙完,此刻盖聂正坐在院内阶上歇息饮酒,捎带着赏一赏不怎么圆的月亮。几乎是一口气饮尽了整坛酒,盖聂有些醉,倦倦地靠上了身后的木门。似是想起了什么,他抬手从腰间抽出一柄剑,缓缓拔剑出鞘,复又静静地将它看着。剑在月光下闪出慑人的寒芒,盖聂落下的目光却格外柔和。那是一把绝世好剑,即使它并未名列于剑谱之上。世人鲜少有识得它的,或许因为绝大多数人在见到它那一刻便已沦为剑下亡魂,而且折在它利齿下的,不止是人,更有剑。更鲜为人知的是,它与折在它利齿下的名剑渊虹,为徐夫子父母分别所铸。本是举世不二的一双宝剑,却终要剑指彼此吗?

 

盖聂的指尖轻轻摩挲剑身的花纹,嘴角微微勾起,“小庄,你从不让人碰你的鲨齿……如今却这般放心地将它交与我了么……”盖聂声音有些喑哑地低语道。良久,回应他的唯有风穿树叶的沙沙声和起伏的虫鸣。夜色沉沉,空庭寂寂,那人素衣白袍,于阶前醉饮不省。盖聂一时忘了自己本非嗜酒之人,更忘了是谁在暮春时节的花树底下,抱着酒坛,调笑他是“盖三杯”。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7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