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山见水,不如见你。

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到你是全世界

晚好~这里子皙

淡圈很久,最近打算回来产粮了。好长时间没发文居然躺粉到快四百了,十分意外,有朋友看到我签名“暂时淡圈,等有好故事再回来”,留言说会一直等我的,蜜汁感动hhh昨天发现签名还停在“遥颂春安”,惭愧……

其实好久没回来逛tag,直到昨天好朋友跟我讲,老福特出事了,有点混乱,是关于角色塑造和主题剧情的讨论,我就来看了一圈,看完可以说是心情十分复杂了,有些言论令我实感意外。毕竟卫聂大本命,当时也在老福特也认识了一群可爱的同萌,一直期望这里能有干净良好的写作、交流环境。

得。还是来说说写作吧。

我是个喜新厌旧的人,长到现在这么大个儿人了一路上已经丢掉了太多爱好。但写作,是一直陪着我的——最长久的爱好。就像我的老情人,并且愿意余生继续跟它好好相处。

从写给自己看的日记、随笔、杂文散文,再到传播性质的新闻专访,或构建小说故事里的世界、塑造复杂的人物……同理于绘画,像从简笔画开始,慢慢能够熟练掌握各种光影颜色,绘出立体丰满的事物。写作始终在成长,当然,随着受众的不断改变,我愈发意识到一件事——写作的责任感。

人与动物的区别是什么?

一只动物,无法通过文字形成脑海中的想象,并因之产生期待、狂喜或悲伤的情绪。但人可以。
两只动物,无法隔山隔水谈异地恋,只通过文字、语言形成情感上的共鸣,体会到精神层面的富足。但人可以。
当读到白居易一千多年前写的那句“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我难受得心肝儿颤。

人就是这么神奇的生物(不得不向人类文明dalao低头啊……

写作、阅读、语言表达,是非常高级的人类智慧。
故而会有这样一句话:
“The pen is mightier than the sword.”笔杆比刀剑更为锋利。

个人而言,写作时我感觉自己最有力量,像是一张拉满的弓,或即将出鞘的剑。

可见,善于合理使用自己这种力量尤为关键——用你的笔尖下的文字去发光发热,创造美好的事物,引起思想情感上的共鸣,给予他人力量,对现实社会中所存在之问题现象作出积极的指向和引导……我想这应当是一位成熟笔者应有的意识。

也许有人只把写作当成一种放松、娱乐的方式,以一种极为随意的态度去对待。对此不做评判,只说我自己:我很重视写作这项活动,有时甚至认为它是神圣的。

夸张点说,写作前得洗手去尘、泡茶静心,挺必要的仪式感;下笔前要提前在梦里反复排演场景,斟酌台词;写完要通读几遍,最好再暂时离开键盘,站到窗边对着夜空沉思一会……它是一篇好作品吗?我的笔力是否能成功驾驭起我的题材?它发布在公众平台会有怎样的反响呢………

我必须认真对待,对写出来的东西负责,对读者负责。对我自己负责。网络是个虚拟自由的空间,毫不客气地说换个网名换个号谁还认得出你了?

但我是真实存在的人啊,我所创作的东西要对的起自己的三观。以及,不辜负自己心里那份喜爱。卫聂也好,写作也好。


同样的,作为读者也务必对自己的评论负起责,别作出负面舆论指向,以不合适的表达方式伤害写手。

出了事,请冷静沟通。



离开它一阵,再回归时才愈发觉得: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到它却像是看见了全世界。

❤️真希望我所喜爱的全世界也是你所喜爱的全世界


得,卫聂的事一聊开了就停不下来,又打了这么一堆字儿,不早了洗洗睡吧。安啦~ 还是那句话,有空去爱去产粮还不够呢,哪还来的功夫去厌去撕去仇恨……啊啊不说啦,本来也不是来撕来嘲的,是来个人表态的,希望不要造成误会。

----------------------------------
顺便说一下吃的CP 欢迎在各种坑里与我偶遇w
秦圈:卫聂 良颜 非斯
史圈:元白 平良 嵇阮 王苏(王安石X苏轼 这对恐怕是邪教hhh
陆花 西叶 启红 鼠猫 三日鹤 谣夕 靖苏 土冲 忘羡 福华 冢不二……

突然发现好多CP都没产过粮不好意思继续往下说了hhh……以后有机会以后有机会我先产卫聂√

祝好各位,遥颂冬安(๑╹∀╹๑) ❄️




评论 ( 57 )
热度 ( 10 )

© 子皙 | Powered by LOFTER